空山溦濛

乙女战士,也搞男铜,本质是个杂食人,偶尔阴间,经常纯爱。

【凪茨】七种茨创到神了(8)

(八)

 

六月的天气始终是炎热的,尤其是夏至一到,高温炙烤着地面,没有任何遮挡的水泥路面被晒的仿佛放一个鸡蛋上去都能被煎熟。

 

宽阔的道路上,偶尔有几个经过的行人,也是匆忙走过,不愿再烈日下多停留半秒,一切都在热浪和阳光的影响下显得垂头丧气,连一些稍微耐热一点的常绿植物也无精打采。

 

然而,在这样一个万物都难以忍受的烈日午后,却有两个人像是完全不受影响似的,不急不慢的从道路上穿行而过,虽然两人行走在两条不同的道路上,但目的地似乎是一致的。

 

两人相距不过几百米,不出五分钟,两人便成功会面,只见两人都是一身漆黑的衣着,在这样的炎夏午后,确实让人觉得“看着就热”,但两人丝毫不在意,甚至在其中一个长发的人脚边,一棵野草竟悄无声息的挂上了一层冰霜!

 

“你的冰霜之力多少也收敛一下吧,大老远都感受到你那逼人的寒气了。”另外一个发际线有些靠后的对那个长发的人说到。

 

“你到底是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怎么也开始像那班老古板一样担心身份暴露!哼,明明拥有高于一切的实力,反倒还要隐姓埋名的假装成人类,他们也不憋屈吗!依我看,就该让这些无知无能的人类感受神的力量,让神来统治他们!”

 

长头发的人冷哼一声,对高发际线的人的劝说嗤之以鼻,不仅如此,他还如同发泄一般,手一扬,一道冰蓝色的能量从他的掌心射出,正好击中一只路过的野猫,不过瞬息之间,那只野猫便化作了一尊栩栩如生的冰雕!

 

“还有这些畜生也是,神创造了他们,居然还妄图在神的地盘上撒野!有朝一日,定要让人类和这些畜生都变成神的奴隶!”长发人继续怒声道。

 

“行了,有‘那位大人’在,你还怕我们的肃清计划不能成功吗?最大的障碍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被‘那位大人’废掉了,现在我们只需要提升我们的实力和势力,等待那位大人恢复所有的力量,就可以 开始肃清计划了,在那之前,我们还不能暴露。”

 

高发际线的人拍了拍长发人的肩膀,安慰他到,而在话语中,提到“那位大人”时,二人眼神中明显有着什么狂热的光芒在闪动着。

 

“哼,就姑且先让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多快活一阵,到时候,会让他们感受到我们的神之威严!”

 

见长发人没有打算继续冒进,高发际线的人松了口气,其实他和长发人的想法一致,但奈何上头有令,在得到命令前,他们都不能暴露身份,如果有违令的,会被立刻处决。

 

而高发际线的人和长发人关系还不错,所以哪怕他们在做的事是被神界所禁止的,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好兄弟“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走吧,今天还有集会,迟到的话也会被那位大人惩罚的。”

 

高发际线的人勾住长发人的肩膀,随后,只见两人身上忽然覆盖上了一阵黑色的物质,接着,黑色物质缓慢蠕动着,逐渐脱离两人的身体,形成了一扇门一样的形状,随后,两人走进了黑色的“门”中,随着两人身形的消失,黑色的门也一同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到两人彻底消失后,一阵带着些许冷气的风吹过,只听“咔嚓”几声,之前被长发人冰冻的野猫冰雕轰然碎裂成漫天冰屑,细碎的冰屑像是钻石尘埃一样,随风飘散,在阳光下反射着一丝丝冷光,引得两个路过的小孩子一阵惊叫。

 

至于那只野猫,自然是随着冰层的碎裂而一同粉碎了,没有留下一丝骨肉和一滴血液,好像它的躯体和内脏、乃至骨血都一起被冰冻了一般,随着冰层的破碎,一同化作了冰尘,在炽烈的阳光下蒸发的无影无踪。

  

……

 

“挖坑作业”随着天色渐晚而暂停下来,结束了工作的乱凪砂并没有休息,而是和导师打了个招呼后,立刻动身去寻找同样来到了这一片区域的七种茨。

 

随着夜幕降临,死神也要开始他们的任务,对于那些安稳的死神,乱凪砂倒是不太担心,但那一部分在黑暗中蠢蠢欲动的,他却不敢忽视,一般的亡灵器皿留下的梦境标记会随着人类生命的消逝而消散,但他的器皿过于特殊,不受这样的限制,而这也是其他死神能够区别他的一个方式。

 

但这样的特殊同时也带来了危险,这种特殊的器皿留下的标记如果被激进一派的死神所察觉的话,以他现在的能力,可能无法保护仅仅是人类的七种茨。

 

而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和所在位置,乱凪砂在完成死神的日常工作时,不会使用这种一眼就能识别出身份的器皿,而是使用死神神殿提供的普通亡灵器皿。

 

好在乱凪砂一直谨小慎微,直到现在也还未被察觉,而他需要做的就是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尽快清除掉七种茨身上的梦境标记,只要不被发现,七种茨就算是安全的。

 

但几天相处下来,乱凪砂发现,七种茨体内的标记比以往那些人都要难以去除,一般而言,只需要一两次就能完全清除的标记,在七种茨这里,已经清除了三次,但那个标记却依然像溅在衣服上的油漆一般,难以撼动。

 

 这也是让乱凪砂不安的另一个原因,对标记的保持力强,表明这个人有几率就是他要找的人,但也不能就此下定论,还得看亡灵器皿的“验血”结果。

 

只是,如果真的是七种茨,那乱凪砂就更不能让他受到伤害了,自己的标记对激进派那些人而言,可谓是海上的灯塔,哪怕隔了十万八千里远,他们都能感知到,如果被他们找到,以乱凪砂现在还未成熟的力量,无疑是两只小白兔被一群饿狼盯上。

 

而一旦七种茨被他们抓到,死神神殿一直维持着的脆弱的平衡很可能就此被打破,到时候,无论是战争还是革命都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平息的,他并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

 

一边顺着亡灵器皿的感应寻找着七种茨,乱凪砂一边思考着要不要把这些事告诉七种茨,但考虑到,现在还不明确后者是否是自己要找的人,乱凪砂决定,还是暂时把全盘托出的计划放一放。

 

随着逐渐接近七种茨,器皿的感应也逐渐强烈,等到乱凪砂已经可以不借助器皿就能感知到标记的方向时,他已经站在了临时的文物存放室外,不出意外的话,七种茨就在存放室里。

 

在心里找好了见面的借口,乱凪砂翻出钥匙,打开了存放室的门。

 

为了更好的保存文物,房间里光线不甚明亮,许多个架子陈列其间,架子上已经进行了初步清理的文物正静静地呆在那里。

 

整个房间有些空旷,一眼就能看完全貌,自然也包括了那个正埋头于工作中的人。

 

正在整理记录文物资料的七种茨听到了开门声,原本以为是有新出土的文物送过来,但念在跟自己现在手中的工作还在继续,他也暂时不打算去查看新的文物。

 

但开了门良久也没什么听见有动静,七种茨有些好奇的往门口望去,只见门口站立着一个人,门外的夕阳光辉映照在他的后背上,让他整个人像是镀上了一层神圣的金光。

 

有那么一瞬间,七种茨以为自己看到了神明,心跳也不自觉的加快了几分,但待他看清了来人是谁时,他同样诧异了一瞬,这实在是有点太巧、太戏剧性了。

 

“哎呀,竟然是乱凪砂阁下!能在千里之外出差时与阁下相逢,鄙人真是何等的荣幸!”

 

“……我也没想到茨会到这里来出差呢。”

 

乱凪砂走进存放室,顺手关上了门,房间顿时又变得昏暗起来,唯有七种茨面前一盏台灯照亮了他的桌面,便于他工作。

 

“能在他乡遇故知,鄙人简直高兴的想要与您进行一个拥抱,但工作繁多,请恕鄙人只能以言语表达激动之情。”

 

在打过一声招呼后,七种茨转头回去继续进行自己的工作了,诧异归诧异,但他并没有太多时间去拉家常,哪怕是熟悉的人。

 

“……茨安心工作就好,其他的麻烦交给我就可以了。”

 

乱凪砂缓步走向七种茨,沉声道,在他的感知里,有两个熟悉又阴戾的气息在附近的一片区域游荡,虽然他不曾参加曾经的“那场战争”,但他的记忆中,却被深深印刻下了那两个气息。

 

他绝不能让他们察觉到七种茨的存在!


 

 

 

 

点❤️我❤️收❤️看❤️神❤️明❤️砂❤️砂❤️在❤️线❤️保❤️护❤️茨❤️茨❤️喵❤️喵

那么我们的茨茨喵喵和神明砂砂到底会不会有危险呢,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感谢阅读和喜欢!希望能得到小蓝手和小红心!

评论(3)

热度(35)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