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溦濛

乙女战士,也搞男铜,本质是个杂食人,偶尔阴间,经常纯爱。

【凪茨】七种茨创到神了(7)

 (七)

 

见过各色各样的客户,也经历过无数次的突发情况,七种茨自认为承受能力已经算高了,而且在每一次的大型合作之前,他都会设想各种可能的意外,并且提前做好应对的准备,但他还是低估了甲方的意外制造能力。

 

原本在了解到这次这个客户无法将必要的资料提供完整时,七种茨是打算拒绝这次合作的,但对方似乎是铁了心要他帮忙,既然无法将资料带到七种茨面前,那就直接把人送过去,而且从桌上那张已经买好的机票来看,对方也是早有预谋了。

 

七种茨按了按太阳穴,企图缓解一下这不按常理出牌的甲方带给他的头痛。

 

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出差的经历,但大多都是参加一些成品的评选,或者是需要实地考察后才能动手设计的项目,但这次这个……

 

七种茨低头看了一眼机票的信息,发现了一点不太对劲的地方:

 

“请恕鄙人多嘴,但机票上的目的地信息,似乎并非贵馆的所在地?”

 

“抱歉抱歉,是我没有表述清楚,因为这一批文物都在出土和修复的阶段所以都还放在遗址所在的位置,而遗址和本馆并不在同一个地区,这次的班机是直接飞往遗址所在地的,以便七种先生能第一时间开始工作。”男子解释到。

 

七种茨只觉得头痛加剧,这次自己是不是还得下坑去客串一回考古人员啊?

 

最后,念在对方是个自己的老客户,而且确实口碑不错,七种茨勉强和对方签了合同。

 

由于出行时间安排的极其匆忙,第二天就得出发,于是他索性把今天的必要工作完成后,直接就提前下班了,出差需要准备的东西也不少。

 

……

 

入夜,七种茨很早就休息了,第二天航班的时间挺早,他并不想浪费航班上那两三个小时的时间,虽然不多,但对他而言,做一些必要而简易的工作完全足够了。

 

加之,连续几天奇怪的梦让他睡眠质量大打折扣,哪怕他再如何热爱工作,他也只是个普通人类而已,需要有足够的精力才能应付更困难的工作。

 

一想到这几天的梦,七种茨不免在心里对乱凪砂产生了一点点疑惑,和乱凪砂认识的第一天凌晨时候的那个背影始终萦绕在他心中。

 

那个背影到底是不是乱凪砂,七种茨一时也不能肯定,而且即便不是,自己身处十八楼的高层建筑上,那个身影又是如何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从十八楼到一楼的?除非他有超能力,或者他不是人类。

 

带着对乱凪砂的一些无厘头的猜想,困意逐渐侵占了七种茨的意识,不稍片刻,房间里就只能听见他逐渐平稳的呼吸声了。

 

奇怪的梦依然没有放过他,那些模糊不清的画面和不明所以的对话,七种茨已经习惯了,既然它愿意在他脑子里播放,那他也完全可以当成看电影,不予过多理会,反正也没给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危害。

 

一夜光怪陆离的梦,七种茨在凌晨时又被未知的引力拽醒,睁眼时,他依稀看到了一道绿色的光芒在眼前一闪而逝,但最近怪事也不少,七种茨只见怪不怪了。

 

他的班机是早上八点过的,这会儿凌晨五点半,估计了一下时间后,七种茨决定起床收拾了,踩点到不是他的风格,万一计划没赶上变化,至少还有时间可以变通。

 

好在他运气没那么背,提早出门让他避开了上班高峰期的堵车,今天天气也还不错,不至于因为雷雨天气而导致航班延误,或者是航空管制,就这样一路顺畅的抵达了目的地。

 

在合作方的安排下,七种茨直接从机场马不停蹄的前往了……考古发掘现场,听上去确实有些猎奇,一个设计师跑去考古,怎么看都很不对劲,但偏偏又接下了这个单子,七种茨一边考虑着这其中的合理性,一边整理着需要的东西。

 

他此行的目的是短期内完成设计、打样和评估样品质量,因此,为了方便设计参考,合作方也替他将住宿和临时工作室安排在了和考古人员住处一起,以便他能随时去和专业人士沟通交流。

 

安顿下来后,本着高效办事的原则,七种茨带上平板电脑和一些可能用上的小物件,前往了临时的文物存放室。

 

虽然合作方希望他能在出土现场去观察最真实的文物,但现在怎么说也是炎炎夏日、烈日高悬,七种茨并不想因为阳光和紫外线的原因,而让自己的皮肤受到伤害,他还不想丢掉模特这个饭碗呢。

 

临时的文物存放室相比起正规的存放室来说,要简陋一些,毕竟条件有限,不可能做到像博物馆里那样,不过问题不大,只要能看得清就行,七种茨也不是非得要研究个什么历史意义之类的,这些事应该交给专业人士,他只负责了解这些东西的基本文化背景和大致外表就行。

 

到了存放室,他很快进入了工作状态,时间紧、任务繁多,容不得他继续耽误。

 

而与此同时,跟随导师外出实践的乱凪砂忽然感应到了一丝微弱的“梦境标记”的存在,因为自己的亡灵器皿的特殊性,所以留下的“梦境标记”也会有细微的差异,他很轻易地就分辨出了那是他留在七种茨手背上的那道标记。

 

“梦境标记”和亡灵器皿在一定的距离内会相互感应,这种感应也只有死神们才能接收到,但此时的乱凪砂是在距离秀越学院几千公里的地方,而他的亡灵器皿的感应范围最多方圆一公里,除非七种茨也同样在这一片发掘地点周围,否则确实无法解释这突如其来的标记感应。

 

乱凪砂并不认为自己的亡灵器皿感应会出错,唯一的解释就只能是七种茨来到了这一片遗迹周围。

 

思考清楚了这一点,乱凪砂一时间就有些苦恼起来,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才把七种茨拜托给了“日和君”照顾,但被照顾的这一方就跑了,“日和君”大概会有点生气的和自己吐槽七种茨不听话之类的。

 

另一方面,虽然他可以为七种茨清除“梦境标记”,但这里是公共场合,人多眼杂,即便是趁着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行动,也保不准会有夜猫子或者起夜的人,万一被看到了,自己的身份就很难隐藏,这并不是乱凪砂想看到的。

 

“凪砂,怎么了?是有什么发现吗?”乱凪砂的导师见他忽然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于是出声询问道。

 

这是一位非常有资历的中年女教授,面上看上去十分和蔼,虽然年龄已经接近半百,但或许是因为经常从事发掘工作,她的身子骨看上去依旧十分健康,皮肤也是很健康的小麦色。

 

“……没什么,让那您分心了。”乱凪砂胡思乱想的思绪被导师的声音给唤了回来,连忙回应到,虽然嘴上说着没什么,但他已经决定,今天的工作以结束就先去找到七种茨再说。

 

“梦境标记”是乱凪砂一直担忧的一个东西,如果不及时清除,被“那些人”定位到了,七种茨可能会被牵扯进危险之中,乱凪砂并不愿意将人类牵扯进他们这些神明们的纷争中。

 

人类世界有各个国家和组织,有国际纷争和国家内战,同样,神的世界也依然存在诸多的战争和纷乱,连众神之首的宙斯都是打败了自己的一众兄弟才当上众神之首的,更何况其他神明族群。

 

一般而言,这样的内战都是因为一些理念或追求上的不同,以及利益上的不公而导致的,慢慢激化后形成了对立的阵营,最后无法和谈而产生了战争,人类也好,神明也罢,哪怕是自然界的其他低等生物族群,也都是遵循这样的规律。

 

死神是一类特别的神明,他们们的日常工作需要和人类接触,多少会有一些死神会不满意这种“明明人类比神明弱小,却要神明缩头缩脑”的生活。

 

想法也和瘟疫一样,会传播、传染,一旦有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想必就会有一群人也会一同拥护,死神内部的分裂也就由此而产生。

 

乱凪砂自然是属于规矩做事那一派的,他不喜欢纷争,安稳工作、找到想找的人,他就可以作为一个寿命长一点的“人类”自由生活了。

 

而另一派则是想从人类手中夺取“主权”的激进派,也就是所谓的“那些人”,乱凪砂担心他们会感应到七种茨体内的“梦境标记”而对他下毒手,那些人发起疯来,恐怕真的会将神明世界完全暴露出去,而人类都有排除异己的心理,在这种心理的作用下,人类很可能会对神明下杀手,最后很大概率会演变成人神的战争。

 

 

 

 

差不多进入主线剧情了√

关于设计和考古的知识,基本都是瞎编的,如果有这些方面的专业妈咪们,还请谅解。

感谢阅读,希望可以得到小红心和小蓝手呀~

评论(3)

热度(3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