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溦濛

乙女战士,也搞男铜,本质是个杂食人,偶尔阴间,经常纯爱。

【凪茨】七种茨创到神了(9)

(九)

 

与此同时,距离考古现场大约五六公里的一条小巷子里,之前那一头长发和高发际线的两个人突兀的从一片黑雾中出现。

 

“喂,我说,你有没有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长发人戳了戳高发际线的人,问到。

 

“和‘那个人’的气息很相似。”高发际线的人点点头,回应到。

 

“难不成是‘那个人’回来了?”长发人声音中不自觉的带上了几分畏惧,不确定的说到。

 

“怎,怎么可能,二十多年前,我们亲眼看见那位大人了结了‘那个人’,他早就魂飞魄散了,哪怕是‘天使圣殿’的殿主来了,也不可能复活他!”高发际线怒声道。

 

“可是这股气息,确实是‘那个人’的没错!”长发人语气十分笃定,接着他闭上眼,一层冰蓝色的光芒在他的身体上缓慢荡漾开来,片刻后,随着身上的光芒逐渐消散,他睁开双眼,眼中多了一丝疑惑和凝重。

 

高发际线见状,也闭眼感知起来,几个呼吸后,同样的疑惑在他脸上浮现。

 

“感觉不太对劲,如果是‘那个人’,那这股力量有点过度虚弱了,哪怕是因为那场战争还没恢复,也不应该虚弱至此,但气息确实是相同的。”

 

高发际线皱眉,“那个人”的气息他是不会忘记的,当初那场旷世之战,那个人仅凭一点溢泄出的能量,就将他打了个半身不遂,休养了足有三年才恢复。

 

长发人同样很费解,但正当他准备再次一探究竟时,那股气息忽然变得极其微弱,几乎让他无法感知到,须臾后,那股气息彻底从他的感知中消失了。

 

“可恶,消失了,本想确认一下方位,如此弱小的力量,随手就可以掐死,竟让他跑了!”长发人愤恨的说道。

 

“算了,既然他只有如此弱小的力量,量他也掀不起什么波浪,别在意了,大不了回去和那位大人通报一声,自然有人去收拾他。”高发际线拍了拍长发人的肩膀,示意后者放宽心。

 

而此时,考古现场的文物存放室里,乱凪砂的手掌上还缭绕着一丝丝草绿色的能量,虽然人类无法察觉死神的力量,但他依然还是屏住呼吸,小心翼翼、一点一点的撤去了自己的力量,随着草绿色能量的消失,一滴冷汗悄然从他背上滑落。

 

就在几分钟前,他感知到有一股冰冷的力量在七种茨身上探寻,虽然对其他死神了解甚少,但他却对那股冰冷的力量不陌生,他记忆中二十多年前那场旷世之战,其中就有那冰冷力量参与。

 

虽然那力量的主人当初被重创,但那场战争的参与者都不是等闲之辈,哪怕伤势过重,也不会那么轻易就陨落,况且二十多年过去,或许那人已经恢复了力量。

 

好在每次出远门前,“日和君”都会给乱凪砂一枚储存着前者力量的戒指,以便后者应付不时之需,若没有这枚戒指,乱凪砂刚才根本无法在不使用自己力量的情况下,掩藏七种茨手背上的伤口逸散出的能量。

 

“阁下,请问您是身体不适吗?您似乎流了很多汗。”七种茨停下了手中的工作问到。

 

“……我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抱歉,打扰到茨工作了。”乱凪砂不着痕迹的收回了刚才悬在七种茨手背上的手,随口应道。

 

“虽然有些不礼貌,但还请恕鄙人直言,不知道是否是错觉,鄙人总觉得,阁下 似乎很热衷于与鄙人有肢体接触。”

 

七种茨站起身来,虽然语气依然“客气”,但目光却略带冷意的直视着乱凪砂,蓝色的瞳孔宛如一双毒蛇之瞳,透过一层薄薄的眼镜镜片,像是锁定猎物一般,紧紧锁定着面前银白色头发的人。

 

“……抱歉,我并不知道茨会对这样的接触感到抗拒,如果让你感到不舒服,我会更多注意自己的行为的。”乱凪砂轻声道。

 

几天的接触下来,乱凪砂很清楚七种茨是个疑心很重的人,他也知道,以后者的心性与头脑,或多或少会对自己有所怀疑,但神界的秘密必须要保守,哪怕现在他的所做都是为了让七种茨远离可能会发生的纷争,但他却不能对后者提起一字半句。

 

且不说七种茨是不是乱凪砂要找的人,单就人类 这一个身份,乱凪砂就不会随便告诉他神明的存在。

 

所以哪怕现在被七种茨冷冰冰的盯着、质问着,乱凪砂也只能糊弄过去,只希望前者不会一直抓着 这个问题不放。

 

听了乱凪砂的解释,七种茨浅浅叹息了一声,随后扶了扶眼镜说到:

 

“阁下,还请您不要将鄙人当做三岁小孩糊弄,如此明显的偷换概念,鄙人还是能够识别出来,所以希望阁下能如实告知,如果确实是不便出口的理由,您大可直接明说,鄙人能够理解。”

 

七种茨一席毫不客气的话,让两人之间的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微妙,乱凪砂也没有立刻给出答复,似乎像是在斟酌着如何回答。

 

良久,空旷的存放室中,似乎空气似乎都要停滞了,伴随着一声很轻的“嗯”,乱凪砂终于开口到:

 

“……确实有不方便告诉茨的理由。”

 

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七种茨只是点头应到:

 

“既然是阁下不愿意透露的理由,那么鄙人也不会再继续深究,但还请恕鄙人 多嘴一句,请问这个中缘由是否会对您以外的人造成伤害?”

 

此话一出,乱凪砂不免心下一惊,七种茨的敏锐有些超乎他的预料,但好在,他不是个喜欢把情绪表现在脸上的人,虽然很惊讶,但并未被眼前这个有“毒蛇”之称的人察觉。

 

但既然七种茨会这样发问,从某方面来讲,也能说明他是发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否则,也不会有正常人因为肢体接触就考虑到对他人造成伤害这一层面,一时间,乱凪砂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实话实说。

 

“……不会哦。”如果有我在的话。

 

乱凪砂最终还是决定对七种茨隐瞒真相,但他还是在内心默默补充了一句。

 

“既然如此,鄙人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给阁下带来一些困扰,还请您谅解。”

 

七种茨混迹商场多年,读懂气氛是他的基本功,虽然他并不清楚乱凪砂是否说谎,但即便是谎言,站在他的角度,他也没有那个立场去深究,既然如此,索性给出一个台阶下,对谁都方便。

 

“……茨,总是能为他人考虑呢,谢谢你。”乱凪砂轻声说道。

 

“哪里哪里,您言重了,这是鄙人的生存方式,还请您一笑而过就好。”

 

七种茨条件反射一般回应到,但当他注意到乱凪砂的目光时,那其中的严肃神色却让他暗自一惊,随后改口道,

 

“阁下不明说,想必是有您自己的考量,如果是涉及什么隐私秘密,或者,这是一个潘多拉的盒子的话,鄙人也由衷地祝愿您能够早日解决那其中的麻烦。”

 

室内光线依然昏暗,但那微弱的台灯灯光此时却将两人的眼眸映的明亮,一时间,又是一阵沉默在两人之间徘徊。

 

没来由的,乱凪砂忽然想伸手摸一摸眼前这个人的头发,或许是七种茨刚才难得一次“真情流露”,让他平静已久的心境忽然泛起涟漪,如此想着,他也顺着心意做了。

 

“阁下,请问您这是何意?”猝不及防被挼了一通,七种茨只觉得头上炸出几个“井”字。

 

“……今天的茨,难得很温柔的说话了呢。”乱凪砂手上动作不停,说到。

 

早知道会被如此对待,七种茨说什么也不会说刚才那番话,奇怪的是,对于这样亲密的动作,他竟然并不太反感……

 

 

 

 

 

浅浅解释一下:方便剧情发展,其中会有一些原创人物,但主要角色还是凪茨,EVE两位会有少量剧情客串。

感谢阅读和喜欢!希望能得到小蓝手和小红心!

评论(1)

热度(24)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