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溦濛

乙女战士,也搞男铜,本质是个杂食人,偶尔阴间,经常纯爱。

【凪茨】七种茨创到神了(1)

死神凪x人类茨

考古专业凪x设计师茨

标题起得比较随意

温馨但整活

短中篇吧应该是,结局HE

个人意识有亿点强的凪茨,ooc归我



(一)

“您好,欢迎光临xx博物馆!”

七种茨叹了口气,穿过门口的安检机后,踏进了眼前这一座造型有些古朴的单体建筑。

作为一名资深的设计师,七种茨自认为自己的专业能力还算过关,哪怕是再如何复杂的主题时装走秀,他也能轻松应对,但这一次好像不是那么如意。

七种茨不喜欢事情的发展走向脱离自己的控制范围,就像以往那般,从开题到设计再到成品,一切按照自己的想法和计划一步一步实施,最后得到自己想要的,这才是七种茨想要的结果,像这一次这般毫无头绪,还是前所未有的。

所以他现在才会出现在这个他既不曾踏足也很少需要的了解的地方。

“过去的记忆”是个好的设计方向,如果能做好,一定能过会让自己的业界知名度再度上升,但七种茨现在完全没有心思去考虑成功后带来的好处,他只想知道这座象征着“过去”的博物馆,是否能给他哪怕一丝一毫的灵感。

“先生,请问您是否需要自助导览服务?”一名工作人员凑到七种茨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非常感谢您百忙之中还能注意到鄙人,如果能得到您的帮助,那真是鄙人三生有幸,但还是请您将那机器收回去吧,如果不麻烦,将您那健壮的身躯一同收回去,鄙人将感激不尽!”

七种茨脸上依然挂着那恰到好处、没有一丝破绽的笑容,与他那一张能言善道的嘴结合起来,不熟悉他的人,怕是会被他这一副笑意盈盈的面容骗的七荤八素,稀里糊涂就将自己卖出去了。

此时的博物馆工作人员似乎就毫无知觉的被七种茨那张脸骗进去了,看其模样,应该是个才从学校温室里毕业出来工作的“小花朵”,完全缺乏察言观色的能力,虽然被七种茨拒绝了,但他很显然,丝毫没有自己被拒绝的意识,拿着自助导览的机器再次凑了上去。

“先生,本博物馆展品数量较多,您自行游览会不方便,自助导览服务是您游览的良好助手。”

“是的是的,毋庸置疑这是一个很棒的选择,但您的身躯应当同样宝贵,如果它继续阻挡鄙人的去路,鄙人并不介意替您更换它的一些部件呢。”

虽然少了一些察言观色的能力,但这位工作人员显然还没失去基本词汇的理解能力,又或许是他抬眼对上了七种茨那双毫无情感波动的冰蓝色眼瞳——至少这位工作人员是这么认为的,他终于识趣的退开了。

耐着性子打发走了麻烦的人,七种茨也是长舒一口气,虽然这种事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但如果每次都面对这种没有眼力见的人,饶是七种茨,也会失去耐心的骂人——他现在也确实这么做了,虽然只用了他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至于骂了些什么,大概就是一些F开头的单词短语之类的,谁知道呢。

虽然经历了一些小插曲,不过好在之后倒也没有不识趣的人再来打扰七种茨,终于能让他安静的自己研究眼前的展品。

然而话是说的不需要帮忙,但面对那些花花绿绿的历史遗物,七种茨这样一个完全的外行,还真是两眼一抹黑,完全不知道怎么欣赏,只能大概看看外表,凭借他那设计师的审美眼光,勉强“鉴赏”一下。

虽然每一个展品旁边都配有一块简要说明的牌子,但那好几种语言叠在一起,字体小的和针尖差不多,七种茨甚至怀疑这说明牌是在针对近视的参观者。

强迫自己在展馆内“参观”了几圈,一无所获的七种茨准备打道回府,难得来一次博物馆,原本是为了寻找灵感,但因为种种原因,最后差点让七种茨脑子里仅存的一点灵感都被搅散,这样的体验对于利益至上主义者七种茨来说,确实不算什么划算的付出。

心里琢磨着是否要回去多做一些准备第二天再来一趟的七种茨,在即将踏出博物馆大门时,忽然被些微文物讲解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原本他怀疑是今天糟糕的体验让自己产生了幻听,但由于讲解过于专业,七种茨相信自己的脑子是不会产生这样的幻觉的。

寻声而去,七种茨看见其中一个展厅围满了参观者,里三层外三层,那个讲解员大概是被人群簇拥到最中心去了。

面对如此厚实的人墙,即便身体素质还算优秀,七种茨也并没有往人堆里挤的打算——也确实没必要,毕竟就算站在外围,也完全可以听清那不知面容的讲解员的声音。

只是在外围稍加听了一会儿,七种茨就已经确定,这里的讲解不仅比展板上的内容更加细致专业,也更通俗易懂。

不知不觉间,七种茨也被那声音吸引进去,虽然他本人对别人的声音优美与否并不在意,不过这个讲解员的声音意外的很受他的喜爱,恰到好处的低沉带着一丝温暖,虽然看不见声音的主人,但凭借自己多年的美术功底,七种茨在心里小小的描绘了一下这个声音的主人可能的模样。

那或许是一位身材比例十分匀称、面容姣好的男子,七种茨想着,这位大人的专业素养很高,对于展品的艺术见解也不错,如果能与他合作,大概率能有较好的收获,带来的帮助和利益也能更容易的最大化。

一边听着讲解,七种茨内心已经在盘算着合作的可能性与收益了,毕竟,他除了是一名设计师,也算是半个商人,把自己和自己的作品推销出去的商人、有自己的设计品牌的商人。

七种茨不是一个畏首畏尾的人,一旦有了目标和机会,他会不计一切的出手,所有可能带来利益的,他都不会轻易放过。

“抱歉打扰您了,这位先生,虽然有些唐突,但不知鄙人是否有这个荣幸,能与先生一叙?当然,作为占用您时间的补偿,鄙人会赠与您一些礼物,还希望您能稍微考虑。”

等到解说结束,时间已经又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七种茨立刻绕过人群,找到了那个被他选中的目标。

原本七种茨以为,这会是一位像某些都市言情或者校园青春小说男主角的人物,就是那种看上去阳光帅气、见到谁都是一副万年不变的微笑脸、走到哪儿都有迷妹跟着的那种中央空调,发型也应当是当下流行的那种“阳光健气奶狗”发型。

不过出乎意料,眼前这名男子,反倒是留着一般男性不会留的银白色长卷发,发丝浅浅的拢在一侧,绑扎成一束低马尾,发尾用一条蓝色的丝带束着,一双眼瞳如七种茨刚看到的一颗暗红色玛瑙文物,美丽而深邃。

不得不说,这是七种茨接触过的所有人中,最为美丽的一位。

作为设计师,七种茨对于“美”的要求严格到近乎苛刻,普通人的装束打扮,在他眼中都只能算是能看的过去,谈不上“美丽”,但眼前这名银白发色的男子,分明也是普通的着装,但因其俊俏的面庞和匀称的身材比例,再辅以特殊的发色发型,让原本平平无奇的服装变得夺人眼目起来。

“……你的眼睛很美丽,像是出土的珍贵宝石,似乎沉淀着一些往事。”

银白发色的男子歪了歪头,将七种茨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说到。

然而七种茨只有满头的问号,正常人谁会一来就对别人外貌发表看法的啊?

七种茨不理解,七种茨怀疑眼前这个看上去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人听不懂人话,七种茨突然又想骂一些F开头的单词短语了。





第一次尝试写连载性质的,应该……能看……吧?

如果有奇怪的表达还请多多包涵()

评论(7)

热度(140)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