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溦濛

乙女战士,也搞男铜,本质是个杂食人,偶尔阴间,经常纯爱。

【凪茨】七种茨创到神了(2)

(二)

不理解归不理解,这或许是别人的社交手段呢。七种茨深呼吸自我安慰到,毕竟他的时间很宝贵,能匀出时间来临时拉合作,已经打乱了他原本的计划,确实容不得继续浪费了。

好在前面这位银白发色的男子应该只是抒发一下第一次见面的印象,他在七种茨的外表上仅做了一句表态后,随即向七种茨点点头。

“……可以哦,如果能帮到你,我会很开心。”

“这里谈话可能会有些不方便,不知这位……”七种茨松了口气,正想邀请银发男子换个地方交谈时,他才想起还不知道面前这个人的尊姓大名,而他自己也忘了自我介绍,但对方就这样很随意的答应了他的邀请,七种茨突然就有点担心对方是不是太过于轻率了,以至于答应和自己谈谈也只是一时兴起,说不定等下就会捉弄自己……

“……乱凪砂,这是我的名字。”好在银发男子还在很认真的自我介绍。

“真是失礼,竟然让商谈对象先自我介绍,让乱凪砂阁下见笑了,不才七种茨,希望能与阁下一同前往前方休息厅稍作商议,敬礼!”

在得到乱凪砂肯定的答复后,七种茨侧身,向着前方做出“请”的手势,这样表面上的礼数对于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很是适用,他们也会刻意迎合并回以相同的礼节,但以往也偶尔会有无法接受的合作商或者客户,不过七种茨都有办法将他们带入到自己的节奏中来,多付出一点精力而已。

而乱凪砂,这个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在面对七种茨的这些夸张的表面功夫时,却既不会刻意迎合,也不会难以接受,这点倒是让七种茨很意外。

也好,这样给七种茨省了一些刻意夸张去表达的麻烦。乱凪砂只是略微向七种茨点点头,便很自然的走在后者身边,这一连串的举动让七种茨在心里对这个一见面就对自己外表发表看法的青年有了些许改观。

笑话,在七种茨精心设计的捧杀话术下还能表现得十分自然不做作的人少之又少,许多久经商场的老油条都不一定能顶得住,而乱凪砂目测不过23、4岁,如此心性,确实值得七种茨好好发掘研究一下。

找了个相对人少安静的位置坐下,七种茨也不拐弯抹角,将手中的几页资料推到乱凪砂面前,示意后者先做了解。

“刚才在展厅处,鄙人有幸听了阁下的讲解,以及对部分文物藏品的艺术见解,阁下的专业素养实在是令鄙人叹服,所以,不知能否有这个机会,邀请阁下为鄙人的设计工程添砖加瓦呢?”

在七种茨说话的这段时间,乱凪砂已经将手中的资料看了个七七八八,速度之快,让七种茨怀疑他根本没有仔细看过,不过在后续的交谈中,乱凪砂所展现出对资料内容的了解,成功打消了他的顾虑。

“这样的设计风格我很喜欢,虽然我的专业并非是美术相关的,但希望茨不会对我刚才的一些评价感到不适。”交谈中,乱凪砂也说了一些自己对七种茨设计的产品的见解。

“哎呀!能得到阁下的评价和赞美,鄙人实在是感激不尽,怎会感到不适呢!”

七种茨擅长捧杀,但平心而论,就乱凪砂对他作品发表的评价,对他本人非常适用,可以说是完全按照他的设计思路来做的评价,这点确实让七种茨对这位考古专业的青年再次侧目。

后续的交谈也没什么特别之处,无非是了解工作内容、具体职位、薪资等,这些对七种茨来说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乱凪砂愿意加入他的工作室,他就有无数多种方式把给出去的赚回来。

“具体事宜就是这些,如果没有疑问,那么还请您签一下这份合同。”

七种茨起身,从公文包中拿出一沓文件,原本他打算将手中所有文件都递给乱凪砂,但不知为何,他考虑到乱凪砂不过也才研究生,对条款之类的没有应对的经验,于是他从那一沓文件中抽了两张出来。

“这是简化一点的合同,省去了非必要条款,但重要的内容都是一致的,还请您过目。”

以往经验来看,七种茨从不会对合作商或者客户行使这样的便利,他只会挂着伪善的笑容,看着对方一步步走进自己的圈儿里,虽然合同具有法律效益,但七种茨有的是办法让自己在合法范围内获取更多的利益。

这次这种照顾他人实际情况的行为,扪心自问,七种茨承认这是第一次,或许是因为难得发现了人才吧,本着惜才的心态,才会多少给出一些无足轻重的便利。

乱凪砂也没再细看,具体的一些事项在之前的交谈中,七种茨也已经尽数告知他,而合同里是否有对他不利的条款,他倒是不太在意,不如说是,他并不擅长应付这些,所以也就任凭七种茨安排了。

这个说话腔调有些“阴阳怪气”的人,他觉得挺有意思,冥冥之中也感觉值得信任。

“这是鄙人的名片,因为阁下只是作为顾问,所以不必每日都去到工作室,只需要在鄙人和您约定了见面时间后,前来名片上的地址即可,您出行需要的车辆,鄙人届时也会替您提前准备好,不会打扰到您的日常生活。”

七种茨从名片夹中取出一张递给乱凪砂,而后向后者约定了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后,便打算替自己和乱凪砂分别叫车返程。

“……茨是在打车吗?”乱凪砂适时问到。

“是的阁下,耽误了您的时间,作为补偿,还请允许鄙人替您支付返程的车费。”

七种茨在手机上操作着,头也不抬的回应道,其实要是换做其他人,七种茨才懒得理会对方怎么出行回程,但这次这个举止和言行都十分温和的青年,却莫名很对七种茨的胃口,让他无法急躁起来——除了一开始乱凪砂那句让他莫名其妙的外表评价外。

“这里是市中心,现在是回程高峰期,应该很难打到车。”乱凪砂看了看时间说到,“如果茨不介意,可以和我一起坐地铁吗?”

“抱歉,阁下,我想我应该没有理解错误您的意思,您是说,邀请鄙人与您同行?”

不怪七种茨会如此惊讶,往常那些来找他谈生意的人都是恨不得赶紧谈完跑路,哪怕他们表现的不那么明显,七种茨也能感受到那些人对自己的畏惧,虽然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害怕他。

偶尔有时候遇到一些内向胆小的,他都觉得对方能被他吓死,如果商谈的桌子够大,他丝毫不怀疑对方会坐到离自己最远的位置去。

一直以来遇上的都是这样的人,也导致七种茨在业界内有了一个很符合他形象的雅号,毒蛇。

怎么不叫眼镜蛇呢,鄙人的眼镜也不是装饰吧。一开始知道自己的雅号时,七种茨如此吐槽过。

所以在乱凪砂邀请他一起乘坐地铁时,七种茨一时间大脑宕机,连他自己也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完全不抗拒他,而且还想要与他同行,难道是之前自己的气势不够?七种茨一时陷入了自我怀疑。

“……茨,不愿意吗?”见七种茨没反应,乱凪砂歪了歪头,问到。

萨摩耶,这是这一刻,七种茨对乱凪砂的评价,银白色的头发、表情有些不明所以、歪着头有点……可爱,还带着一丝委屈的语气,活脱脱一只成精的萨摩耶!

“不不不,哪里哪里,怎会不愿意呢,能与阁下同行,是鄙人的荣幸!”

七种茨觉得自己今天不正常,七种茨觉得自己一定是创到鬼了!





每一章的字数好像都不太多的样子,咳咳,后面应该会多起来。

感谢喜欢!希望可以得到一些小蓝手和小红心~

评论(3)

热度(8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