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溦濛

乙女战士,也搞男铜,本质是个杂食人,偶尔阴间,经常纯爱。

【es乙女】跨越次元去爱你(Eden篇)

·涟纯ver.

·第二人称视角

·上火脸痛眼睛痛乱打的产物

·改编自本人真实经历

·ooc预警


“你成天做这些东西有用吗?你以后能靠这个吃饭吗?当初就不该送你去学什么音乐制作,学这些不如早点毕业出去打工!”

又开始了,学习艺术无用论。

每天都会听到这样的说辞,要么就是“你学那么多干嘛,女人早点结婚才是正事”这样变相的人身攻击。

无趣且傻x,但不得不受着,因为那是你的母亲。

左耳进右耳出吧,你如此自我安慰到。

“你在听我说话没有?我让你把你这堆键盘耳机之类的东西藏好,一会儿你表姐来做客,不要让人家看到你这些不学无术又丢我脸的玩意儿!”

又是表姐,又是不学无术,接下来是不是该说人家的高学历好工作了?

“你就不能像你表姐一样安分读书考个正经的学校吗?你看看你表姐,学的会计,现在工作收入稳定,马上都要结婚了,你在看你,学的啥音乐制作,浪费钱,以后还找不到工作!马上大学都毕业了,连个恋爱都还没谈过!我看你就只知道对着你墙上书桌上那几个蓝色头发的动画小人儿犯痴!”

果然……

只是可惜了墙上那些涟纯的单人卡面海报和桌上那些立牌色纸,被迫和你一起被数落了一通。

在大人眼里,喜欢原来也是一种罪过是吗?那他们为什么还要谈恋爱结婚?

呵,讽刺的乌托邦式“和谐现实”。

“但我喜欢我的专业,我不后悔选择它!表姐说她不想学会计,她更喜欢舞蹈,她也是被迫的!”你试图反驳。

“喜欢可以当饭吃吗?你现在学的可以养活你自己吗?你痴迷的那些动画小人儿可以养活你吗!”

“没人是为了吃饭才去喜欢!喜欢是一种心理自我调节……”

“不要跟我讲这些!啥心理,我看你就是心理有问题,脑子有问题才会去搞这些、想这些东西!”

“非得要我变得像你一样无能又没有理想,一天到晚围着家庭转圈你就满意了是吧?!”

眼前这人是你的母亲,但你自认为,她从未尽到一个母亲该有的教育职责,从小到大,你从未在她那里听到过一句肯定和鼓励,更不用说夸奖了。

否定、否定、否定。

无论你做什么,到她那里就只有挑刺和不认同。

做家务,会说你炒菜不好吃、洗完太啰嗦;学习,看她眼里的“正经”书籍会说你装模作样、学你的音乐制作专业会说你不务正业;锻炼身体,会说你“你这么阴暗一个人,身材好了也没人看你”……

别不是自己无能才通过打击你来找优越感吧。

去TM的打击式教育。

提出这个说法的人怕不是个抖/M吧。

“你再说一遍!我养你这么大,就养出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废人!我还不如养条狗!”

“那你别养我了,养你的狗去吧!狗还能跪着舔你,我只会跟你对着干!”

忍无可忍,你一把推开你的母亲,抓上你一直准备着的“离家出走应急包”,夺门而出。

背后,你的母亲还在吼着什么,你无心再去听,这个家是一秒都呆不下去了!

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你耳朵里听着喜欢的歌。

 

『倘若只是等待的话,我一定很快就会一败涂地。』


所以才会想要做些什么来尝试改变。


『有时也会出现一些无可奈何的事,无力的感觉就快要将我打倒。』


一直接受着批评和打击,甚至现在也会自我质疑,我的选择真的正确吗?


『如何许愿,我似乎快要忘记了,只能在远处凝望着。』


但也会渴求着属于我的舞台与耀眼的光芒。


你一边瞎逛着,一边内心却在挣扎纠缠,从不被看好的未来、反复的否认、喜爱但并不十分出色的专业能力。

后悔吗?扪心自问,你并不后悔,虽然天赋和能力有限,但你始终喜爱着正在学习正在做的事,并且也一直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可你不明白,为什么就是得不到肯定呢?哪怕是一句“虽有欠缺,但很用心”的安慰都没有。

你攥紧了拳头。

“『在紧握的拳间,我的心跳又有了炽热,我也终于到达孤独世界的出口了,True world。』”

耳机之外,似乎有熟悉的歌声传来。

你摘下耳机,环顾四周,却发现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他一身行装,简单而洋溢着少年的气息,他缓步向你走来。

“你好啊,「制作人」。”他在你面前站定,一如在游戏里那般,向你鞠躬打招呼。

“纯君?”你试探性开口。

“虽然我不像阿日前辈那样让人一眼就能记住,不过,如果是给过我们不少帮助的「制作人」也没能记住我的话,那我确实要考虑是不是我还不够努力了。”他颇有些尴尬的笑着挠了挠后脑勺。

你慌忙摇头否认,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漫画里才能看见的剧情,但既来之则安之,或许会有什么意料之外的收获也不一定。

“我不太清楚该如何安慰别人,但我知道,现在的「制作人」似乎陷入了一个坑里。”

他沉吟着,表情有些许纠结,似乎是在组织着语言。

在你的印象里,涟纯确实挺擅长嘲讽别人,但安慰他人对他来说,可能确实有些为难吧。

念及此处,你不小心噗嗤笑了出来,换来了他不解和探寻的目光。

“我知道我太会说话,但还请你忍耐一下可以吗?”他讪讪地笑道。

“抱歉抱歉,但纯君不用安慰我,这样的事我已经习惯了。”

“但我不能认同!努力明明被看到了,却得不到肯定。你明明很优秀的不是吗。”他的声音提高了几分。

“可能是我还不够努力吧,如果再用力一点,或许就能做出让他们满意的成绩了。”

听了你的话,涟纯眸色沉了沉,似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太愉悦的记忆。

“这个世界本就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对你心有不满的人,无论你做的再好,他们也会挑刺,哪怕是至亲之人,也会有不理解的地方,你只要做好你自己该做的就好了。”

这些道理你怎么会不懂呢,但你自认为自己做的所有作品都不能算好,所以也不能完全责怪他人不认同吧,到头来还是自己的问题。

“可是,我觉得我可能不适合我的专业,我做不出让自己满意的作品。”

“让自己满意是一个遥远的过程,需要不断学习、开拓视野,自由的鬣狗应该是在广阔的原野驰骋的,而不是把自己困在坑里。”

“困在坑里?”

“或许你自己没有察觉,但你似乎走进了一个名为‘自我否定’的坑里,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吧。”

仔细想来,从小的否定式教育、无论什么都会和别人家的孩子做比较的家庭环境,好像会造成你的自我否定的因素确实不少。

你喜欢音乐,但因为小时候当着家人的面歌唱被母亲嘲讽说声音像鸭嗓,就再也没有开口过;你喜欢写作,却因为写了小说拿给母亲看后被批评说不务正业,就再也不曾写下一个字;你喜欢绘画,但只因为一幅画反复多次不能画好,被母亲批评浪费纸张和颜料,就连火柴人也没再画过……

你做过太多事,被否定的也是100%,唯一在音乐创作上有一点微弱的天赋,却依然是“不务正业”。

反复的心理打击,导致了你无法逆转的自我厌弃心理,哪怕自己察觉到了,也无力改变。

“我曾生活在地狱中,所以我很清楚有天赋却不被任何人重视的滋味,如果「制作人」愿意的话,我会陪同你一起走出你心中的那个地狱。”

“顺带一提,我真的很喜欢「制作人」写的歌曲,是属于你的风格特色哦。”





写在最后:

标注【改编自本人真实经历】不是为了博取关注,而是阐述我的灵感来源,毕竟前几天在秋秋空间发了文,然后被人找上门来问,“老师的文章和另一个xx老师的梗撞了,请问老师是不是看过xx老师的文?”这样,这年头,空口鉴抄属实是屡见不鲜,给我整不会了。

评论(8)

热度(304)

  1. 共2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