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溦濛

乙女战士,也搞男铜,本质是个杂食人,偶尔阴间,经常纯爱。

【茨杏】夏日一记

【暑期档温冷圈720h企划】

8月7日 21:00


官方号: @极地生态环境研究与保护组织 

 
上一棒: @月亮啊月亮快醒吧 

 
下一棒:@洛 

————————————————————————————

 

 

【茨杏】夏日一记

 

已经结婚前提。

小情侣的普通纯爱小日常,真的很纯爱。

看了ss8剧情,所以想让两人作为普通的朝九晚五社畜人,故有点我流人设。

想看恋爱中的茨老板,于是也会有少量ooc成分。

大概会有一点意识流开车……吧。

有原创角色和一点私设。

 

 

 

 

 

“滴——”“咔哒!”

 

“您好,欢迎使用ES单车,请务必遵守交通规则,祝您一路顺风、骑行愉快,敬礼!”伴随着开锁的提示音和模拟的开锁声音,一个人声也同时响起。

 

“噗——哈哈!咳咳!”刚用手机解锁了一辆共享单车的小杏在听到那一段人声播报时,一口饮料没憋住,直接全喷在单车的座椅上。

 

“杏大人,哪怕您不喜欢鄙人的语音播报,也大可不必将不满发泄在单车上,这毕竟还是英智猊下的财产,虽然也是ES大楼的公共财产,但您的行为可能会给之后的使用者带来不便。”

 

一旁同样用手机开锁的七种茨见状,颇有些无奈的拍了拍小杏的背部,替她顺了顺气,随后,他从随身的公文包中取出一小包纸巾,从中抽出两张递给小杏,示意后者将车座上的水渍清理一下。

 

哪知,小杏并没有接过他递来的纸巾,而是从他手中抢过了他为自己解锁的那辆单车。

 

“可是我想让茨君帮我清理一下呢!”小杏扶着七种茨的那辆单车,歪头笑道。

 

考虑到上班时间紧迫,七种茨只能轻叹一声,默默地推过小杏那辆车,轻轻擦掉了上面的水渍。

 

“杏大人,鄙人建议,明天还是让事务所的司机来接送吧。”

 

七种茨跨上单车,叫上稍一用力踩踏板,单车便赶上了已经提前骑出去一段距离的小杏。

 

最近一段时间,ES大楼为方便不住在星奏馆的偶像们上下班,推出了名为“ES共享单车”的交通工具,使用时,只需要用ES大楼开发的手机APP扫描一下单车上的解锁码,即可打开单车的隐形智能车锁,骑行结束后,只需要在APP上点击关锁的按键,就能完成还车,并从偶像们的个人账户中扣除少量的钱款作为“租车费”。

 

虽然有一部分偶像们会更愿意自己开车或是让司机接送,但也有不少未成年的偶像们,他们既没有驾照,也不太愿意坐保姆车,以及其他一些因为各种原因,只能骑行上下班的工作人员和制作人们。

 

ES单车的出现,确实解决了很多问题,带来的便利是显而易见的,所以ES的高层们也开始考虑,将这一产品推广到ES广场以外的地方,方便普通民众,也能有更多的收入。

 

既然要推广,那必不可少的就是宣传代言,又是ES自己的产品,宣传代言这种事毫无疑问就交给旗下的偶像们了。

 

凑巧的是,七种茨正好被安排到去给单车录语音播报,即在开锁使用时的欢迎语和结束用车时的感谢语。

 

虽然语音播报不止他一个人,也有其他二三十个偶像同样做了录音,但ES广场及周边地区投放的单车怎么也有数以十几万辆,而小杏随便选了一辆就是七种茨的语音,这跟开盲盒单抽到隐藏款也差不多了,也难怪小杏会忍不住笑出声。

 

而且,据说七种茨的语音投放数量也比其他偶像们少了一半多,这不更像在抽限定卡池一样吗,让我们说,小杏,欧皇!

 

“滴滴——”

 

“非常感谢您的使用,过程中如有故障发生,您可以通过APP进行反馈,期待与您的下次相会!慈爱!友爱!博爱!”

 

骑车到了ES大楼下,刚一点了关锁,七种茨的声音不出意外的从单车的语音播报口传出,惹得小杏又是一阵憋笑,而一旁的七种茨更加坚定了以后上下班都要让司机接送或者自己开车的想法。

 

如果不是今天限号,再加上自己的爱人坚持想感受一下“低碳出行”,七种茨是一定不会骑车上班的。

 

“平时鄙人与您对话时,也不见您觉得好笑,怎么一个提前录制好的语音,还能将您逗乐,难道杏大人觉得,鄙人真人还没有一个机器有意思吗?”七种茨眼角跳了跳,语气中有几分不满。

 

“正是因为茨君本人也在这里,才更有意思了。”小杏捂嘴低声笑到,目光反复在七种茨和“七种茨单车”之间徘徊,让七种茨本人一时有些无话可说。

 

“虽然能让您开心是好事,但杏大人,要是再不去打卡,就会迟到了哦,鄙人是偶像倒是没有关系,但您的话,鄙人可不能阻止财务那帮‘抠门人’因为迟到给您扣工资呢。”

 

人是铁,钱是钢,少一个子儿都要慌。

社畜人,社畜魂,被扣工资不当人!

 

果然,一提到要被扣工资了,小杏脸上的笑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消失,接着,她提上放在单车车筐里的包,转身就往大楼里大步流星而去。

 

只是,还没等她走两步,就被七种茨拉住了手臂,只见她重心不稳,顺着惯性向后一倒,就跌进了一个带着些许玫瑰香味的怀抱中。

 

“茨君……?”被拉回来的小杏有些不明所以,但她挺喜欢被七种茨的气息包围的感觉,玫瑰味的香水清新而不浓郁,混合着七种茨自身的一丝微弱的体香,让她感觉很放松也很有安全感。

 

“您今日似乎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七种茨一双钴蓝色的瞳孔直视着小杏,夏日清晨的阳光映在其中,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少了几分工作时候的凌厉,神色也柔和了不少。

 

如果CosPro的员工们“有幸”见到这样的七种茨,估计会被吓得茶饭不思、怀疑人生吧。

 

思考了一瞬,小杏忽然明白了什么,从七种茨的怀抱中起身,左右环顾一阵后,忽然急速在后者脸颊上留下浅浅一吻,而后就像是无事发生一样,径直走进了ES大楼。

 

看着小杏的背影,七种茨不仅在心里感叹,偶像和制作人谈个恋爱还真是困难重重,虽然在ES大楼内部,他和小杏已婚的消息已经不是秘密了,但鉴于他的偶像生涯还很长,所以并没有向外界的粉丝们公布这一消息。

 

哪个偶像没有几个私生粉呢,尤其是Eden这种高人气的组合,走的风格又是引人注目的“成人的Loving”,私生粉数量怕是别家的好几倍吧,如果被私生粉或者狗仔拍到刚才那一幕,七种茨自己的偶像生涯怕是会被断送。

 

这还不算严重,最主要的还是小杏,她一定会被过激的粉丝人身攻击、扒出住址,甚至寄恐吓信,如果因为他的原因让小杏陷入危险,这是七种茨最不想看到的。

 

念及此处,他有些懊恼的抓了抓头发,一向警惕心很强的自己,刚才怎么就没忍住呢,而且还答应小杏骑行上班的请求,好在两人住宿的位置还属于ES广场范围内,哪怕有突发状况,也能及时求援。

 

懊恼归懊恼,不过今天还算是平安到达了,没被跟踪或者偷拍什么的……七种茨一边自我反省着,一边走进电梯按下了十八楼的按键。

 

一上午的工作很快结束,小杏和七种茨两人的工作区域不在同一个位置,而且很多时候,除去制作人的工作,七种茨还需要进行偶像基本功的练习,所以两人很少有机会一起去吃午餐。

 

今天也一样,知道七种茨的工作更忙,小杏干脆不去打扰他,到了中午,便和同为制作人的后辈惠子去了餐厅。

 

“杏前辈,你为什么要拿两瓶饮料又不喝啊?”惠子指了指小杏餐盘上的两瓶可乐问到。

 

“茨君平时为了保持身材和身体健康,都不会碰这些饮料,可是现在是夏天诶,没有冰镇可乐的夏天是不完整的,所以我打算让他也偶尔试一试这样的饮料。”小杏回答道,顺手晃了晃两瓶可乐。

 

听了小杏的回答,惠子配合的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哦——所以果然还是为了七种先生嘛,谢邀,今天的狗粮又吃撑了,嗝儿!”

 

惠子比小杏小了两岁,刚来到ES大楼不过两年左右,但因为性格开朗、脑子里的想法出其不意又非常有创意,而且还层出不穷,很是受制作人部门同事们的喜爱,唯一的缺点就是太爱八卦嗑cp,她最强的嗑cp功绩是,帮七种茨揪出了CosPro旗下两个被明令禁止谈恋爱的问题偶像的地下恋爱,甚至一度传为ES大楼的佳话。

 

嗯……虽然谈恋爱是每个人的自由,但那两人本就已经是劣迹偶像,他们的粉丝也坑害了不少其他偶像和粉丝们,但那两人不仅不对粉丝行为加以管束,反倒暗地里筹划怎么通过打压其他偶像,从而让自己上位。

 

他们两人的低劣行为可以说已经传遍了ES大楼,但却因为两人的行为既没违法,也没违背合同规定,导致七种茨无法辞退两人。

 

但好巧不巧,这两人却因为“臭味相投”而相互吸引,从而开始了地下恋爱。

 

在ES大楼的偶像合约上,明确写了不允许地下恋情,如果是有“恋爱需要”,是必须要向所属事务所提交申请报备的,一般情况下,偶像之间发生恋爱关系,事务所不会干涉,异性、同性、跨性别等等都没问题,只要偶像本人不担心舆论的指指点点就行。

 

但这两人,因为本身的舆论评价就已经很惨不忍睹,如果再放两人恋爱,ES大楼怕是会遭到指责,所以七种茨当初非常直接的就将这两人的申请给驳回了。

 

只是没想到,这两人也算“艺高人胆大”,本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一原则,愣是在七种茨眼皮子底下搞地下恋,大概也是摸准了七种茨除了工作,其他杂事都不怎么过问的特点吧。

 

他们被揪出来还是因为惠子,某次她替小杏给七种茨送文件,经过CosPro的公共休息室时,看到两人似乎有些暧昧的举动,当时她并不知道那两人的“光辉事迹”,只当他们是刚在一起或是还在相互试探的小情侣。

 

本着身边有现成的cp,不磕白不磕的原则,她开始有意无意的注意那两人,但越是嗑cp,越是发觉这两人之间那不对劲的氛围,一般谈恋爱的偶像在ES大楼都是光明正大的,这两人怎么就偷鸡摸狗的样子。

 

她首先就想到了这两人可能是在地下恋,作为制作人,她很清楚偶像禁止地下恋这一规定的。

 

于是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想,她先是悄悄收集了那两人可能在地下恋的证据,而后去找小杏了解情况,小杏又把这事告诉了七种茨,于是没过几天,惠子就看到七种茨黑着一张脸,带着她收集的证据,毫不客气的将那两人以违反合同为由给开除了。

 

此事的内幕,CosPro并未向外界公布,只说这两人一直以来的作风给事务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过多,并且毫不悔改,情节严重,事务所将联合ES大楼对两人进行封杀。

 

此举一出,那些深受两个劣迹偶像和他们的粉丝所害的无辜偶像们纷纷松了口气,而厌恶那两人的粉丝的其他偶像宅们也纷纷拍手叫好,谁让那两人的粉丝实在是太恶心人。

 

盗图、换头、看不惯就举报、强行安利这些都算轻的,更有甚者,将对他们家两位正主有不满的人直接人肉搜索出来,进行网络暴力和线下恐吓,逼得一些受害者有了心理创伤甚至自戕,而那些粉丝们反倒还洋洋得意的到处炫耀自己的“成果”。

 

虽然ES大楼对外没有明说这件事是如何促成的,但内部人员都清楚,那个才来的实习制作人小姑娘功不可没,以至于那段时间里,请她吃饭、喝奶茶的人络绎不绝。

 

……

 

“话说杏前辈,‘封杀行动’的那段时间,你和七种先生不也是才开始恋爱吗,偶像和制作人虽然没有被禁止,但应该也多少会受到事务所的反对吧?”惠子好奇的凑到小杏面前八卦到。

 

“你们的七种先生自己就是事务所的负责人,谁还能对他指手画脚呢,”小杏也不避讳,直接告诉了惠子,“那段时间,听说他恋爱了的时候,Eden的巴日和前辈还兴奋的请了全CosPro的员工吃了一周的下午茶。”

 

“噗,让我猜猜,巴前辈是不是还嚷着,‘我们的毒蛇终于也开窍了!能遇上小杏,茨真是好福气呢!’之类的。”

 

“哈哈,惠子你还真是,今早吃了五个巴日和前辈吧!”小杏乐着。

 

“二位中午好,虽然突然打断你们的谈话实在是有些失礼,但看两位如此开心,鄙人也情不自禁的想要加入其中了,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小杏背后传来,她转过身去,一袭玫红色倏地占据了她的视野,接着便是一个蜻蜓点水一般的吻落在她的脸颊上。

 

“七种先生还真是不把我当外人呢。”惠子满脸的姨母笑,那笑容里满溢出的都是,“嘿嘿,我嗑的cp是真的,已经盖章了的那种。”

 

“惠子大人说笑了,您曾经的帮助,鄙人铭记在心,如此大恩,又怎么会拿您当外人呢。”

 

客套话算是七种茨的一大特长,惠子也是见怪不怪了 ,不过七种茨这句话倒也算是真心话,那段时间,他也是早就看那两个劣迹偶像不顺眼了,但奈何自己忙到没时间去处理那两人,而恰巧,惠子送上来的“大礼”给他提供了很好的理由和借口。

 

有人不求回报帮你干掉了吃白饭还回踩事务所的白眼狼,任谁也会将之归纳到自己的“好人名单”中吧。

 

再加上,惠子也因此受了七种茨的推举,一举从实习制作人跨越到了 正式员工,而且待遇也高了不止一星半点,这样一来二去,加上小杏在其中,惠子也和七种茨熟悉了。

 

“既然七种先生来了,那我也不打扰你们,我就先回去工作啦!”惠子向小杏使了个眼色,端上餐盘一溜烟就跑了。

 

“茨君今天怎么有空来员工餐厅吃饭了,平时不都挺忙的吗。”小杏拿起手边一瓶可乐,趁机往七种茨脸上贴过去,不出意外的被他躲开了,并且还被他反手夺下了手中的可乐。

 

“这种饮料并不健康,鄙人应该和您提过几次,要少量饮用。”七种茨放下可乐,像是心疼女儿的老父亲一样说到。

 

“但我想让茨君偶尔也尝试一次,夏天就是要冰可乐才解暑嘛。”小杏眨巴着眼睛望着七种茨,眼神中满是期待。

 

无论是曾经侍奉乱凪砂,还是现在与小杏相恋,七种茨发现自己始终无法对亲近之人的这种充满期待的眼神免疫,这属实是一种幸福的负担。

 

比如现在,他知道自己作为偶像,需要尽可能避免这种容易发胖的饮料,但他却不能无视小杏的眼神,于是犹豫再三,他开口道:

 

“既然是杏大人的要求,鄙人定会完成,只是偶像有严格的身材管理要求,所以仅此一次。”

 

“我当然知道啦,所以不会有下一次了,茨君快试试吧!”小杏眼神紧盯着七种茨手上的可乐,让他不禁怀疑,自己这个古灵精怪的爱人,是不是又打算捉弄自己了——虽然他并不会介意就是了。

 

“呲——噗!”

 

事实证明,七种茨的怀疑是正确的,就在他刚一拧开瓶盖 时,瓶内的饮料便毫无征兆的喷涌而出,骇的他赶紧后退两步,避免饮料溅到小杏身上和自己的衣服上。

 

“杏大人,这样的恶作剧是一种浪费的行为,还请您下次注意,虽然鄙人并不介意您的恶作剧,但这也是给做清洁的员工们增加不必要的工作量。”

 

七种茨用纸巾擦了擦眼镜镜片上溅到的几滴可乐,语气中尽是无奈与宠溺,谁让小杏是他爱的人呢。

 

玩闹归玩闹,饭还是要吃,三两下解决了午餐,两人也继续回去完成工作了,第二天正好是周六,七种茨答应了小杏陪她去游乐园,那么对于工作至上的两人来说,肯定就要提前完成一些可能的工作才行。

 

一旦忙碌起来时间就会过得很快,平淡但充实的一天不经意间在蝉鸣声声与炎炎烈日中溜走。

 

夜幕降临,小杏和七种茨两人为了安全起见,最终还是选择让司机送他们回家。

 

刚一踏进家门,小杏便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空调,遥控器滴滴滴按几下,直接将温度调到了18度,而后她便头也不回的直接换了衣服冲进浴室。

 

就从小区门口到家里这一小段路程,就已经让她出了一身汗,天气还又湿又闷,汗全都黏在皮肤上,实在是难受。

 

七种茨倒是无所谓,他几乎每天都要经历汗水的“洗礼”,早已经习惯了,于是他放下公文包,也准备去换衣服洗漱。

 

路过空调时,过于低的温度让他打了个寒颤,旋即,他拿过遥控器,将温度调回了26度,便去了厨房,替小杏准备一些“宵夜”。

 

……

 

“咦?这空调坏了吗?怎么没有温度?”刚从浴室出来,小杏并没有感受到预料之中的凉意,于是探头问到。

 

“请原谅鄙人自作主张将温度调高了,您刚从浴室出来,如果温差太大会容易生病,明天还有游乐园的出行计划,生病的话,可就无法实现了哦。”七种茨从沙发上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一杯鲜榨果汁递给小杏,“鄙人为您准备了冰镇的果汁,应该能替您消消暑。”

 

小杏原本还有些不满七种茨调了空调的温度,但在听到冰镇果汁后,她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接过果汁猛吸一大口,口齿不清的嘟囔了些什么后,搬了个椅子凑到空调面前去了,而七种茨也任她吹凉,自己则去洗漱去了。

 

等到他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小杏将脸对着空调出风口,棕色的发丝被冷风吹的四下飞舞,但她明显享受其中,以至于无视了七种茨的存在。

 

将需要清洗的衣服丢进了洗衣机,七种茨接着走到小杏身后,趁她不备,将她打横抱了起来,顺手关掉了客厅里的空调。

 

突然被抱起,小杏也不挣扎,刚洗完澡出来的七种茨身上带着一股清新的沐浴液香味,而且皮肤也是凉凉的,靠上去很舒服,小杏也就任由他抱着了。

 

七种茨将她抱到了卧室,室内的空调温度适宜,睡眠香薰也已经准备好,床头灯的光线恰到好处的为整个卧室增添了几分暧昧的氛围,遮光的窗帘将城市夜晚的霓虹灯光隔绝在外,却无法阻止夜虫的鸣叫,夏夜的虫鸣声绕过树丛、穿过钢筋混泥土,最后盘旋到了室内。

 

“杏大人,一天的工作下来,都不能见到您几次,鄙人非常思念您,所以,您夜晚的时光,鄙人可以占用吗?”

 

动作轻缓的将小杏放在床榻上后,七种茨欺身而上,同样是一天不怎么见到七种茨,小杏也会想要有这样与自己的爱人温存的时间,索性也不拒绝,任由七种茨的动作。

 

空调将室内的温度调整到凉爽适宜,却无法浇灭爱人之间温存的热烈;灯光不甚明亮,却也能映照出女孩眼尾的薄红和晶莹的泪滴;窗外虫鸣声声,混杂着青年不时的声带振动,仿佛奏响着一曲爱的室内乐。

 

夜渐深沉,虫鸣声渐渐消失,星子和月亮也隐去了身影,只有空调外机还在发出工作的呜呜鸣叫。

 

或许,还有爱人温存时的低吟浅唱。

 

浴室内又响起了水声,似乎还夹杂着一丝不甚明朗的、像是幼猫一般的轻吟。

 

工作后夜晚的时间,只属于彼此最亲近的人。

 

 

 

 

纯爱人,纯爱魂,纯爱就是我cp的魂!(bushi

第一次参加企划,感谢各位策划这个温冷圈企划的妈咪们,辛苦了!

最后感谢喜欢,希望能得到推荐和喜爱!


评论

热度(83)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