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溦濛

乙女战士,也搞男铜,本质是个杂食人,偶尔阴间,经常纯爱。

【喻黄】十级孤独(情人节贺文)

【喻黄】十级孤独(情人节贺文)

是HE 是HE 是HE

喻黄双向暗恋设定

有一点点私设

dbq我来晚了!!!总说我有敏感词汇半天发不出去


又到了一年的情人节,但这对于黄少天来说基本没什么用,虽然他有喜欢的人,但就算喜欢也不能说出口,毕竟那个人是喻文州,再加之今年的新型冠状病dú,别说情人节没什么氛围了,就连半个多月之前的新年也依然没什么氛围,这大概是最无聊的一个新年和情人节了。

更重要的是,由于自己和父母在过年卝前两天就回了C市老家,后来因为病dú封城,导致黄少天一家人不能回G市,于是四天前喻文州的生曰黄少天都没能回去一起庆祝,这更是让黄少天郁闷的一个人开着liú木在荣耀竞技场nuè了一整天的菜,哦对,还好老家的电脑也有荣耀登录器,不然真的要无聊sǐ,黄少天在这几天过去后如是想到。

2.14下午,在家里憋了快一整天的黄少天在自己老mā卝的催促下终于打算放下荣耀出去压压马路,但其实长时间坐在椅子上确实也坐的黄少天腰酸背痛,这才意思意思在自己老mā卝的催促下戴了口罩耳卝机出去。

由于黄少天在C市的老家是地处河岸边的一个小区,于是顺着河边散步也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对了,我记得前两天跟郑轩儿打了个赌来着,网上那个什么什么十级孤独挑战,我做到哪儿了来着…瞅瞅瞅瞅……”一边散步,黄少天忽然想起不久之前因为郑轩说自己平时在战队里做啥事儿都要粘着喻文州,不能离开喻文州自己独卝立做事,就跟小孩子一样,于是两人打了个赌,如果黄少天能自己一个人做到网上所谓的“十级孤独”,那之后一个月郑轩在蓝雨食堂的白斩基都要让给黄少天,如果做不到,黄少天就要连着一个月把郑轩餐盘里的秋葵吃掉,为了不吃秋葵,黄少天自然是不能认输的,不就是十级孤独嘛,谁怕了!

于是,赌约就这么定下,而黄少天也利卝用这几天没事做的时候开始逐一完成清单上的“十级孤独”,而那所谓的“十级孤独”是指:

第一级,一个人去逛超市

第二级,一个人去餐厅 

第三级,一个人去咖啡厅

第四卝级,一个人去看电影

第五级,一个人去吃火锅

第六卝级,一个人去KTV

第七级,一个人去看海

第八级,一个人去游乐园

第九级,一个人搬家

第十级,一个人去做手术

“黄少你也没mǎi房我也不想咒你,所以最后两项就免了吧,只要前八个就行。”在打赌的时候,郑轩加了一句。

前七项黄少天还在G市的时候就已经做完了,唯独第八项一个人去游乐园一直拖到现在也没能实现,结果就是,现在因为病dú原因游乐场不营业,于是黄少天另辟蹊径,将去游乐园换成了去公园,两者性质反正也差不多,特殊情况特殊处理,郑大轩儿你可不能耍赖怪本剑圣了哈哈哈!

这么想着,于是黄少天顺着河岸向离家最近的一个公园走去,虽然是下午,但城市街道上也依然安静的仿佛这是一座空城,走在河岸边上,竟然能听到平时被各种声音覆盖的河水liú淌的声音。

一路踢着路上的落叶,一边听着歌,黄少天步行到了一个全是欧式建筑的公园里,换做平时,这公园里一定是被各路大卝yé大mā们占领,要么是跳广卝场舞,要不就是“夕阳红乐队”,通俗来说就是几个老年人自发组成的一个小型乐队,在公园里随便选个可以团团坐的位置就开始敲敲打打吹拉弹唱,但这几天公园里基本看不到人影,倒是偶尔有一两只野猫野苟从cǎo丛里窜出来。

“喂喂喂郑大轩儿你看了吧除了本剑圣旁边可是一个人都没了!第八项我也做完了游乐园没开门我就去公园了这也算吧!这样就是我赢了记得白斩基啊白斩基!”每完成一项任务,黄少天都会用自卝拍视卝频的方式来留下证据,毕竟打赌的时候也没说具体要在某个地方dāi多长时间,于是黄少天就钻了这么个空子,每去到一个地方,拍完视卝频就闪人,这次也不例外,但正当他准备离开公园的时候,忽然发现公园中卝央的湖里有游船在划动着,不知是突然来了兴致还是怎么,黄少天鬼使神差的去租了一艘小游船自己划船去了。

不得不说,虽然已经立春了,但因为公园这个湖还挺大又空旷,于是一阵又一阵的湖风吹的黄少天摇桨的双手直接没了知觉,实在有点受不了的这个凉风的“问候”,黄少天把游船划到离自己最近的湖中心一个小岛的背风处,放好船桨后开始往手心里哈气。

“哎我去这什么鬼天气都开春了还这么冷,冷sǐ了冷sǐ了就不该来玩儿这个游船,而且我觉得这个船它在zhēn对我!为什么最小的船都是双人的这不是明摆着歧卝视单身苟吗靠靠靠!哎,要是队长这会儿也在就好了,一个人真的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啊……”黄少天一边cuō手一边一个人小声念叨着。

就在黄少天把手cuō暖了一点打算把船划回去时,他放在口袋里的手卝机震动起来,“谁呢这个时候打电卝话……”黄少天一边mō出手卝机一边想着,接着一看来电显示,上面赫然写着“喻文州”三个大字,不怪黄少天用大名直接给备注,这只是他个人的xí惯,就算是家人也是用的全名。

“队队队队队长!队长好久不见啊队长队长你怎么突然给我打电卝话了是有什么事吗难道是要回战队了但我回不去啊队长……”黄少天一接起电卝话就开始对着喻文州一通语言轰zhà,看来这段时间没能见到自己喜欢的人还是让黄少天憋得慌了。

“是啊,少天,好久不见”喻文州的声音从电卝话另一端传来,听着声音有些失真,但也依然不能影响黄少天雀跃的心情,“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卝话了吗”

“没有没有没有怎么会呢只要愿意队长你随时给我打电卝话我随时都能接!”

“原来少天这么重视我吗?”另一端的喻文州不急不慢的反问到,嘴角依然带着qīn切的笑意。

“那是当然了!队长是最重要的!话说队长你突然打电卝话来应该不是找我唠嗑这么简单吧?”

“少天果然了解我呢,我给你打电卝话确实有点事,但只是一点私事”喻文州顿了一下继续说到,“少天现在是在C市吧?”

“对啊对啊,我和我老bà老mā一起回老家了,虽然是老家,但这边的电脑也装了荣耀登录器的,不然这几天我得无聊致卝sǐ了!”

“那,我猜少天现在是在外面?”

“队长你怎么知道的?对啊我现在被我老mā赶出来了,他说一直坐着对腰椎不好我就只能出来溜达了。”黄少天语气里不乏惊讶,虽然喻文州可能是因为听到了环境音所以猜测黄少天现在身处室外。

“唔,那少天现在是不是在一个公园里划船?”喻文州的声音里笑意渐浓。

“队长你简直神了!队长你是不是派人在监卝视我的生活啊队长!你怎么知道我现在在公园里划船的?!”黄少天语气中全是惊讶,如果不是坐在游船上,可能这会儿已经跳起来了。

“少天,你先不要着急着惊讶,你划船到可以看到你上船位置的地方”

“哦哦那队长你先不要挂电卝话,我马上就划过去,难道是那边有什么吗队长?”带着惊讶与好奇,黄少天把手卝机放在座位旁边,抓着船桨就把游船划到了可以看到上船位置的地方,“队长我到了!那边到底有什么啊队长!”

这次喻文州没有再回答,因为黄少天已经看到了,一个人影在黄少天上船位置的岸边似乎在和谁打电卝话,似乎是看到了黄少天看过去的视线,那个人影向黄少天招了招手,虽然有点距离,但黄少天单靠外形轮廓和大概的衣着就能判断出来,岸边的那个人,正是自己刚才也念叨着的喻文州!

“队长!队长你怎么来了!”带着满心的欢喜和惊讶,黄少天不顾刺骨的冷风把双手吹的刺痛,抓起船桨使出全身的力气就往岸边划过去,看着视线中越来越清晰的人影,黄少天内心也愈加雀跃。

“队长!!!”游船刚一靠岸,黄少天就迫不及待的跳下游船冲过去扑在喻文州身上,“队长你怎么会在这里啊队长,你不是说这个冬休期你哪儿都不去就dāi在G市吗?”

“原本计划是这样的,但父母说有一段时间没回过老家了,于是就改变计划到C市来了”喻文州接住冲自己张牙舞爪扑过来的黄少天,眸中盛满了笑意,接着揉了揉黄少天的一头金发说到,“少天,你的游船租赁时间应该还没结束吧,剩下的不如去船上说如何?”

“好嘞!队长你说了算!”一边说着,两人跨进了刚才被黄少天丢下的游船里,坐到了同一边的座位上。

“队长你的老家居然也在C市吗以前怎么都没听你说过早知道你也在C市的话前几天你生曰我就来找你庆祝了,太可惜了太可惜!”

“没关系的,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也就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四季,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可以过生曰”喻文州转过头看着黄少天说到,两人一边聊着,不知不觉将游船划到了湖中心一个有教卝堂建筑的小岛旁。

“其实,今天找到少天也只是一个巧合,但既然遇上了,就有一件不得不说的事要告诉少天。”聊着聊着,喻文州忽然正sè到,“今天是什么曰子想必少天也知道,其实就算没有在今天遇到少天我也打算就在今天说出来

“少天,我喜欢你”

闻言,黄少天不知道是应该惊讶还是兴卝奋,毕竟自己也一直喜欢着喻文州,原本以为自己的暗恋只会无疾而终,却没想到原来喻文州对自己也是有着同样的感情。

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的黄少天,只能以自己的行动来回应,轻轻将自己的嘴唇覆上喻文州的,感受那始终对自己微笑着的wēn度,不高不低,正好,是心的wēn度。

双卝唇相抵的那一刻,小岛上教卝堂的钟声响起,这一刻,天地为之安静,十级孤独,终于换来的是十指相扣的心意。

评论(1)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