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溦濛

乙女战士,也搞男铜,本质是个杂食人,偶尔阴间,经常纯爱。

【凪茨】七种茨创到神了(5)

(五)

 

七种茨的声音从右侧那扇打开的门内传来,并且还伴随着一阵收拾东西的叮叮哐哐的声音。

 

乱凪砂虽然有些好奇,但既然七种茨让他在外等待,自然是不太愿意让他知道门内发生的事,而乱凪砂也当然不会好奇心过于旺盛的去一探究竟。

 

走到茶几旁边,乱凪砂随手拉开一把沙发椅落座,他面前的茶几上有两只空茶杯和一壶已经泡好的香叶茶,茶壶口还冒着热气,想必是才准备的。

 

在茶具旁边,是几份分类整理好的文件,按理来说,七种茨的个人办公室中的文件应该都是一些比较重要的商业性文件,有些甚至需要做保密处理,而这些文件就这样随意放在茶几上,不出意外,应该是需要乱凪砂浏览的。

 

不出所料,七种茨的声音再次传来。

 

“还请阁下先自行浏览茶几上的文件,鄙人稍后会与您作更细致的讲解,另外,茶水还请您自便。”

 

“……我知道了,茨不用太着急。”乱凪砂应了一声。

 

“阁下的善解人意实在是令鄙人感激涕零,那么就还劳烦阁下稍作等待了。”

虽然昨天才与七种茨正式接触,但乱凪砂似乎很容易就适应了前者那夸张的表达方式,浅浅的嗯了一声后,乱凪砂拿起茶几上的文件翻阅起来。

 

因为经常读书的习惯,乱凪砂在不知不觉中练就了速读的能力,几份文件加在一起少说也有二三十页,虽然也有少许的图片和表格之类的,但文字还是占了极大的篇幅,不过十多分钟,乱凪砂已经阅读完毕。

 

就在他放下手中的文件,准备替自己倒一杯茶的时候,七种茨也处理妥当了他的事,从右侧那间房间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

 

“让阁下久等了,想必这段时间里,您已经将文件都阅读完毕了,那我们就开始今天的工作吧。敬礼!”

 

右边的那间房间是一个器材堆放室,但同时也是一间小型监控室,能看到三楼所有的房间,包括这间办公室,而刚才七种茨就是在这里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注视着乱凪砂的一举一动。

 

倒不是他不信任乱凪砂,只是因为前一天乱凪砂展现出的速读能力也让他有些好奇,所以他故意准备了较多的文件资料,他想知道乱凪砂到底能有多快的阅读速度。

 

虽然这并不是太重要的事,但并不妨碍他观察研究一些他感兴趣的人。

 

事实也确实没有让七种茨失望,于是他也不再继续浪费时间在这些没有太多意义的事上,还是正事要紧。

 

然而,等他坐到乱凪砂对面后,后者脸上那肉眼可见的疲态还是不免让他小小的担心了一下,是指担心今天的工作能否按时完成,毕竟状态的好坏确实会对工作效率产生一定的影响。

 

“阁下,您的状态似乎不太好,请问需要摄入一些提神的食物吗?”

 

“……谢谢,不过我想没有这个必要,我的身体能根据我的状态调整到最合适的机能。”

 

七种茨有时候很难理解乱凪砂说话的意思,比如这个调整什么的,又不是极其,能怎么调整?算了,别人的说话方式如此,权当没听到就行。

 

但他忽然联想到今天凌晨时候那个灰白色的身影,假如真的是乱凪砂,似乎就能勉强解释为何他会一脸疲态这个问题了,再加上他刚才说,身体机能的调整,既然如此,也应该可以攀爬上十八楼吧……

 

七种茨胡思乱想着,虽然他自己也觉得这样的推断有些太不科学、太奇幻了,但有昨晚的梦和今早从窗户飞出去的身影作为前提,一时间,他好像也能接受一点这些不着边际的、可以归纳为都市怪谈的事了。

 

“茨,还好吗?”注意到七种茨有些走神,乱凪砂从文件中抬头,询问道。

 

“啊哈哈!当然没问题!非常感谢阁下的关心,现在还是继续我们需要做的事吧!”七种茨打了个哈哈,糊弄过去了。

 

乱凪砂单手托腮,若有所思的样子,但见七种茨没有继续解释下去的意思,索性也打消了继续追问下去的念头,两人也正式进入工作状态。

 

虽然各自怀揣着一些心思,但好在两人都是进入工作状态后很难被打扰的那种,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在两人的讨论中过去。

 

时间接近傍晚,一方不大不小的茶几上被各种草稿和文件覆盖,在将茶杯中最后一点茶水倒进嘴里后,只听“咔哒”一声,七种茨将签字笔的笔帽盖了回去,他对面的乱凪砂也稍微整理了一下散落到额前的碎发,放下了手中的文件。

 

“能得到阁下的指点,真是令鄙人收获颇多,能与阁下长期合作,是鄙人的荣幸!”

 

“可以帮到茨,我也很开心。”

 

互相公式化的道谢后,两人着手收拾起了一片狼藉的桌面,混乱中,乱凪砂瞥见了七种茨手背上一道细微的伤痕,那自然就是前一天被自己的戒指划到的伤口。

 

乱凪砂眼神中有些微的歉意,他略微思考后,趁着两人收拾桌面的机会,悄悄用了一点自己死神的力量,只见他手指假装不经意间从七种茨手背上拂过,虽然看不出什么变化,但死神的力量已经从伤口处浸入进去,帮助伤口愈合的同时,也解决一些不必要的后遗症。

 

七种茨前一晚上的梦就是乱凪砂的戒指所留下的影响,它会将持有者的一些经历通过梦境带给被使用者,不过因为影响的深浅程度取决于伤口的严重程度,所以,以往被划伤的人,梦境中几乎都只是模糊的光影,而随着伤痕的愈合,梦境也会逐渐消失,一般来说,不会给被使用者带来任何副作用。

 

然而,即便乱凪砂的动作很隐蔽,却依然被七种茨捕捉到了,诚然,收拾东西的时候互相有之体上的接触很正常,但可惜,七种茨是个显微镜成精的,哪怕是这样一个细小的动作,也引起了他的怀疑。

 

放在以往,或许他会假装亲切的问对方是不是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之类,但这次,他只是在暗自思忖着。

 

从昨天到今天,发生在他身上的怪事不少,地铁上被乱凪砂扶住时候一同而来的伤口、昨晚奇怪的梦、街角的身影、乱凪砂今天的疲态,以及看似不经意的接触,许多细节迹象都在把怪事的源头指向他面前的那个人。

 

七种茨是个实干的人,所以他并不太愿意花时间和脑细胞去做一些太不切实际的想象推理,那些人类科技无法解释的灵异现象对他而言,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和进步,他更愿意把那些当做娱乐项目放在工作之余去随便看看。

 

这次也一样……虽然很想这么说,但从今天凌晨那道在窗口一闪而过的身影开始,七种茨就不得不重新思考,这个世界是否真的存在超自然生物这个问题了。

 

几秒钟的时间,从十八楼到一楼,这种身体素质,让他联想到了《暮○之城》的吸血鬼们。

 

但乱凪砂……他看了看映照在对面那个人身上的晚霞日光,皮肤没有烧伤、也没有像电影里那样粼粼发光,或许是个变种的?七种茨开始佩服自己的想象力了。

 

“茨?茨,你还好吗?”乱凪砂的声音将七种茨神游的意识拽了回来。

 

“呃?啊哈哈!鄙人当然没问题,只是突然想到点事,可以烦请阁下重复一下刚才的话吗?”七种茨说到。

 

“嗯,我的导师和我有一个实践课题需要完成,可能会出差几天。”

 

“明白了,那么下次的时间就等阁下回来后再敲定吧!敬礼!”


 

 

 

搞了个合集,方便阅读

感谢喜欢!希望可以得到一些小蓝手和小红心~

评论(2)

热度(7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