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溦濛

乙女战士,也搞男铜,本质是个杂食人,偶尔阴间,经常纯爱。

【凪茨】七种茨创到神了(4)

(四)

夜幕降临,一切归于黑暗,但一些夜行生物才将要开始他们的生活。


七种茨总是忙于工作,这会让他感到充实与存在感,所以在睡眠这方面,他就多少会忽略一点了,这也导致他的睡眠质量下降,比如容易惊醒或是难以入睡之类的。


然而这天晚上,七种茨少有的没有熬夜工作,很早就钻进了被窝,原本他已经做好了不到两三点睡不着的准备,却不曾想,头才挨着枕头,竟然就很轻易的就入睡了。


平时吵得他睡不着的夜虫鸣叫和小区里偶尔经过的车辆的鸣笛声音,今晚好像完全不存在了一样,没有给他造成丝毫的影响。


深睡中,似乎有梦境潜入了七种茨的脑海中,那个梦境有些模糊,他只能看到有人影在晃动,背景像是在医院病房,但四周的装饰又像是教堂,比如彩色玻璃的窗户、病床床头的墙上嵌着的一把一米高的十字架等等。


虽然没怎么去过医院,但七种茨相信,不会有哪个医院的住院病房会装修成教堂的样子,除非那个院长自己就是精神病院的病号,要么就是自己的见识不够。


梦境还在继续着,人影依然是模糊不清的,但偶尔会传来几句对话,内容断断续续,时不时能听到几个关键词,像什么,“诅咒”、“最强”、“报仇”之类的,非常之中二,同时也让七种茨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


梦中的视角是第三人称,俗称旁观者或者上帝视角,但不知为何,虽然看不清具体的画面,但七种茨却隐约觉得有莫名的情绪在心中涌动,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觉。


硬要形容的话,大概就好像一个人在回忆起过往一些兴奋或是尴尬的经历时,不自觉会跟随记忆而调动情绪一样,以至于激动时还会不自觉的手舞足蹈起来。


此时的七种茨就是这样一种感觉,哪怕这只是一个完全脱离了常识认知的梦,他却有一种身临其境之感,就好像这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是一段回忆一样,他自己就是这段回忆的主人,或者说,借用了回忆主人的身体和意识。


这段梦境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直到七种茨在梦中感到有一股引力在拉扯着他的意识,虽然不清楚那股引力从何而来,但一向对一切抱有警惕心态的他却一反常态,毫无怀疑的任由引力拉着他的意识渐渐退出了那个梦境。


待到所有的画面都消失后,躺在床上的七种茨猛然睁开双眼,此时天已经有些许微亮了,虽然光线依然很昏暗,但他还是一眼瞥见一个身影从他房间的窗户上跳了出去。


等等,自己住的是公寓,而这里可是十八楼!


反应过来这一点的七种茨立马睡意全无,掀开被子冲到窗前,探头向外张望着,他宁可相信是自己眼花了。


四下张望,倒也确实没看到什么人影,正当七种茨以为是自己眼花准备松口气的时候,忽然余光一瞥,街角那里似乎有一道灰白色的身影闪过去了。


这会儿是凌晨五点左右,光线有些灰蓝灰蓝的,如果那道身影是灰白色,那放在正常光线下,岂不是接近银白色或者纯白色?


银白色……七种茨思忖着,这让他联想到了昨天遇到的那个银白色头发的青年,但他没事大半夜跑自己房间里来干嘛?况且这里是十八楼,他怎么可能上得来呢?


带着满脑子问号,七种茨决定暂时放弃思考这一瞬间的“灵异事件”,他更愿意把这种事归因于睡眠不足而产生的幻觉,如此自我安慰着,于是他决定再休息一会儿,现在也确实离起床的时间还早。


一个回笼觉睡到了早上七点,闹钟和生物钟同时将他唤醒,难得一夜好眠,虽然做了个莫名其妙的梦,但姑且也算得到了充分的休息,所以即便要面对人满为患的早餐店,七种茨也还勉强能不那么烦躁。


工作室离他的住处不算远,开车过去大约十多二十分钟,在早餐店匆匆解决了早饭后,他便不急不慢的驱车去了自己的工作室。


七种茨每天都有既定要完成的工作计划,多数时候是设计新品和合作商周旋,偶尔也会有邀请他作为模特帮忙打广告的推广商,总体来说,他每天的工作量都很饱和,有时候还会加个班。


七种茨是知名设计师不假,但他同时也是会穿戴上自己和他人的作品参加走秀的模特,不过,因为他的身高并不完全满足职业模特的要求,所以参加走秀这种事,七种茨多数时候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在处理。


但有些时候要求不那么高的需要上镜的工作,比如拍写真之类的,如果他的时间能够安排的过来,他也不介意给自己多一点收入,毕竟他的外表并不算差,甚至可以算得上是英俊美丽,所以拍写真完全足够应付了。


人一旦忙起来,时间总是会过得很快,一上午的时间眨眼而过,吃过午饭,七种茨算了算时间,他昨天刚签下的顾问——乱凪砂应该快到了。


因为七种茨最近忙于新的主题设计,所以他在昨天交谈时,就约了乱凪砂今天来工作室一起商议,而乱凪砂今天上午还有课程,所以就将时间定在了下午。


不出所料,约莫十分钟后,七种茨派去接乱凪砂的车就已经停在了工作室门口。


因为七种茨的工作室处于繁华路段,所以当乱凪砂从车上下来时,他那一头银白色的发丝立刻吸引了无数路人的目光,而当他走进这间名为“Cosmic Production”的设计工作室时,周围更是一片哗然。


“这青年什么来历?竟然不用预约等待就直接进去了!要知道,我之前为了去观摩一下这间工作室,在大太阳下等了一个多小时呢!”


“我记得那辆车,七种先生每次出席本地的活动时,都是这辆车接送,几乎可以算是他的专车了,这青年能坐上七种先生的车,来头不小啊。”


“听说七种先生最近在为新的主题走秀做设计,那青年会不会是他聘请的顾问之类的?”


“看他年龄也就二十出头吧,如果真的是顾问,那还真是青年才俊呐!”


“但看他穿的挺普通,如果是去参观的话,会不会被赶出来啊?”


……


Cosmic Production位于商业街中心,因为七种茨本人而闻名,所以慕名而去的也都是一些有钱的时尚达人——穿的太落俗是会被七种茨“婉言”谢绝参观的。


乱凪砂走进工作室,进行过声学处理的玻璃门和周围的墙壁立刻就将街道和两边商铺的嘈杂声隔绝开来,工作室中安静的仿佛一个世外桃源,只能听见在这里工作的设计师们画图纸和裁剪的声音。


大概因为今天是工作日的原因,偌大的工作室里,除了一些工作人员和设计师,前来观摩选购的顾客确实没几个,乱凪砂走进工作室也没弄出什么大的声响,所以那几个打扮挺潮流的顾客也没太在意他。


“您好,请问是乱凪砂先生吗?”一名穿着和其他工作人员不太一样、看上去像是专门迎接一些贵客的工作人员迎了上去,低声问道。


乱凪砂嗯了一声,并且小幅度的点点头,以示肯定。


“七种先生方才结束上午的安排,正在他的个人办公室中等候您。”工作人员侧身引路,示意乱凪砂跟随他。


乘坐电梯上了三楼,整个楼层的灯光比楼下要暗上几分,也没有展厅,而是一个个的房间,一路走过去,每个房间门上都挂有一个牌子,上面写了两个或三个名字,想来应该是一些VIP客户的专属,用于谈数额较大的生意的,也是一种保护客户隐私的方式。


乱凪砂跟随工作人员走到了快到楼层尽头的位置,终于在一扇明显装修不同于其他房间的门前停了下来,随后工作人员按响了门铃,并且对着门边一个像对讲机的机器说到:


“七种先生,乱凪砂先生到了。”


话音刚落,只听门中有机械运作的声音,伴随着吱吱嗡嗡的声音,门应声打开,接着,工作人员示意乱凪砂可以进去了,而后便离开了去。


乱凪砂踏进房间,只见门对面是一面宽大的落地窗,窗前有一张看不出材质的办公桌,一台投影仪放置在桌角,投影可升降的幕布布置在办公桌与窗户之间的天花板上,两张沙发椅和一张茶几摆放在房间偏左的位置,房间左右两边各有一扇门,通往另外的房间,整个房间虽然很大,但摆放的物件却并不多,看上去有些空旷。


“请恕鄙人暂时手中不得空,还请阁下自行移步旁边的沙发稍作等待,敬礼!”





开始慢慢进入主线啦~

感谢喜欢!希望能得到小蓝手和小红心~


评论(5)

热度(67)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