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溦濛

乙女战士,也搞男铜,本质是个杂食人,偶尔阴间,经常纯爱。

【凪茨】七种茨创到神了(3)

(三)

七种茨半推半就,最终还是跟着乱凪砂上了地铁,当然,车票费用是在七种茨的强烈要求和乱凪砂的推辞下,由两人分别自行承担了。

“……没想到,茨也是这个方向呢。”

乱凪砂抓着扶手,声音里似乎有几分愉悦。

回程高峰期,地铁里人满为患,座位是不用想了,能有个半平方米见方的位置供两人站着,已经算不错了。

“能与阁下同一个方向行进,真是鄙人的荣幸!真希望这样的机会能再多一些呢!”

习惯了驱车出行,难得一次挤公共交通工具,而且还是在人流量最大的时候,七种茨只觉得头昏脑涨,说话也快颠三倒四了,早知如此,他是一定不会选在自己车牌限号的今天出行的。

晚高峰的地铁车厢内人多,而且空气流速也很缓慢,再加上一天的疲劳和摇摇晃晃的车厢,七种茨即使是站着,也开始昏昏欲睡。

“……如果很累的话,茨可以靠着我的手臂休息一会儿哦,我会扶着你的。”乱凪砂适时开口到。

“哎呀哎呀!真是失礼,鄙人怎么能因为自己的疲劳就麻烦阁下呢,阁下是如此的心地善良,以至于让鄙人都快感动的流泪了,敬……”

七种茨被乱凪砂的声音吓了一个激灵,头脑瞬间清醒了大半,正打算一如往常那样进行自己夸张的表达,突然地铁猛烈的一个刹车,把七种茨的话堵回去了不说,还把一车厢的乘客全都向前甩去,不少同样站立着的乘客也不受控制的撞到靠前面的人身上。

“吱——”地铁的刹车持续了好几秒,七种茨甚至感觉自己快把扶手上的吊环拉断了,地铁终于回归了正常行驶,但刹车带来的惯性却依然还没完全结束,于是七种茨只能眼看着自己前方一个人顺着惯性撞向自己,而自己这边因为没有更多的空间移动,所以无法避让开来。

混乱中,七种茨感觉自己的手背被什么尖锐的物品划了一下,痛楚有些明显,他不用看也知道,一定划破皮了。接着,一只手将他稳稳地扶住,避免了被撞倒的风险。

刚才撞到七种茨的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于是连忙向七种茨道歉,七种茨向他随意摆了摆手,正好地铁进了一个站,那人也就带着悻悻之色赶紧下车去了。

“……茨,没事吧?”乱凪砂见七种茨稳住了身形,于是松开了扶着后者的手。

“刚才真是万分危险,多亏了阁下的神之手,才得以让鄙人不至于摔倒,今天阁下帮助鄙人的实在太多,不知道应该如何感谢阁下,如果有什么需要,请务必告知鄙人,哪怕是赴汤蹈火,鄙人也可以替您实现!”

“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茨不用这么辛苦自己。”乱凪砂抬头看了看地铁LED屏幕上的报站信息,继续说道,“下一站就到了呢,晚高峰回家确实会让人很疲惫。”

下一站?七种茨抬头看了一下站台信息,他记得导航上确实指示自己应该在下一站下车,但乱凪砂并不知道自己的住处,除非……

“冒昧的问一下,请问阁下是秀越大学的学生吗?”七种茨推了推眼镜问到。

“……茨猜到了呢,我确实是在秀越上课。”乱凪砂点头承认,“茨是如何知道的?”

“刚才阁下说,下一站就到了,而鄙人也是在下一站下车,如果您是对鄙人说的,意在提醒鄙人不要坐过站,那对于不知道鄙人住处的阁下来说,就有些不可思议了,但如果您是对自己说的,就可以解释了,阁下是研究生,而下一站附近的高校,根据鄙人多年生活在此的经验判断,只有秀越这一所,所以才斗胆猜测,阁下是秀越的学生。”

听了七种茨的解释,乱凪砂很配合的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而接下来他的一句话却让七种茨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感叹世界真小。

“……虽然不知道茨的确切住处,但刚才那句话确实是对茨说的,因为茨的瞳孔颜色和发色很特别,我曾在秀越偶遇过茨一次,所以记住了,但茨当时走的匆忙,应该没有注意到我。”

“阁下不认为我可能是去走亲访友或者工作的吗?”七种茨反驳到。

“……可能会让茨记起一些不好的回忆。”乱凪砂试探着顿了一下,征求七种茨的意见,七种茨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因为茨是知名设计师,所以有关你的一些无关紧要的信息,网络上能查询到,茨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所以并没有其他亲人,而秀越那边属于郊区,没有可以办公的写字楼或者高端商铺,秀越大学那段时间也并没有什么活动需要设计师帮忙,所以茨出现在那边,只可能是住在那里了。”

虽然得到了首肯,但乱凪砂依然是小心翼翼的斟酌着说到,事关他人身世经历,他并不愿意去揭他人的伤口。

不得不说,七种茨确实有被乱凪砂的推理能力惊讶到,只是一次偶遇和这一次的会面,他就推断出了如此多的信息,就七种茨看来,这样的头脑确实算不错了。

伴随着报站声,地铁驶进了两人应该下车的站点,稍作告别后,两人便各自向着不同的方向而去。

……

回到家,乱凪砂随意的往沙发上一倒,拿出手机倒腾了几下,家里的人工智能就纷纷开始工作,而后,他伸出右手,只见一枚通体漆黑、其上镶嵌有一颗红色石头的戒指赫然在他的食指上出现,但在这之前,他手指上分明什么也没有。

“嗡嗡。”那枚戒指竟然像是有生命一般,发出了细微的响声,接着,只见一滴暗红色的液体从戒指上的那颗红色的石头上缓缓出现。

“……虽然这并非我的本愿,但为了找到正确的那个人,只能先暂时委屈一下茨了……”

乱凪砂自言自语到,听其所说,之前在地铁上,七种茨被划伤的那一下,竟然是他有意为之,而戒指上那一滴液体,就是从七种茨手背上的伤口上吸取的血液。

虽然乱凪砂年龄不过二十多,但他自从记事以来,就一直在寻找一个人,那个人到底是谁他也不清楚,但他的戒指很特殊,能够通过血液告诉乱凪砂,那是否是他要找的人,戒指内暗藏了一根细小的银针,每次找到了可能的人,乱凪砂就会小心的收集那人的一滴血液,而这么多年过去,却一直没能真正找到。

至于找人的标准,乱凪砂的记忆中一直留着一句话,“正确之人会主动来到身边”,翻译一下就是,不需要他主动去接触什么人,他需要的人会主动来找到他,而他要做的就是用戒指验证。

这样一个只出现在某些奇幻小说里的物品,自然不会是人类世界的产物,而乱凪砂也确实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人类”。

他是一位“神”,但不是那些宗教里被大众信仰的那种高尚伟大的神,而是“死神”,顾名思义,就是专门掌管死亡的神明。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唯物主义世界,这个世界有神明的存在,除了死神,也有其他各司其职的神,他们都有自己阵营的“神殿”,而这些神殿一般会建立在人类教堂的上空或者地下,当然,这些神殿是自成一个空间,并不会占用人类的建筑空间,而且人类也是无法看见的。

而死神这一阵营较为特殊,他们的工作和生死相连,所以“死神神殿”几乎都建立在基督教教堂的十字架中,或是部分图书馆的地下,因为死神需要整理人类的灵魂资料,所以图书馆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而乱凪砂作为死神的一员,他平常需要做的就是到“死神神殿”中接取任务,一般是带走生命走到尽头的人类的灵魂这样的简单任务,完成后回到神殿中递交灵魂而后领取自己的报酬,整理灵魂资料的事是交由死神中另一个专门的“部门”负责。

不过,毕竟神明的存在太过于违反人类的认识,所以,几乎所有的神明都会选择隐藏自己的身份,这其中也包括死神,他们会化作普通人类的模样,拥有一个正当的人类身份和一个人类的社会身份,比如学生、作家、公务员等,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生活在芸芸众生之中。

当然,也会有不愿意生活在人类之中的少部分神明们,他们会选择生活在各自的神殿中,有任务就做任务,没任务的时候就休闲娱乐。

神明们的神殿并不是单调枯燥的一个单体建筑,而是模仿人类社会,有街道、公寓、商场等,只是为了方便,统称为“神殿”而已,不过神殿中没有交通工具,也不需要那样的工具,神明们自己移动的速度足以满足他们的需要。

选择怎样的生活,神明们并没有一个特定的标准,一切都看每位神的自愿,但那些生活在人类世界中的神明们会稍微麻烦一点。

因为神明的寿命太长,一般都能生活到数百年,所以为了不被人类怀疑,他们要么随着时间变幻自己的外貌,要么不会在同一个地区停留太多年,当然也有像乱凪砂这样的,尽可能不去和人类有联系,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至于乱凪砂那枚戒指,其实也不是什么太复杂的东西,几乎所有外出执行任务的死神都会配备,以方便自己在执行任务——带走人类的灵魂时,正确识别目标,死神们将之称为“亡灵器皿”。

不过乱凪砂的稍微有一点不同,普通的亡灵器皿是感知灵魂,而他的是感知血液,并且普通的亡灵器皿会在感知灵魂后,对被感知者产生精神上的伤害,不过因为几乎都是用在生命走到尽头的人身上,所以哪怕有精神上的伤害,除非那个人类能够摆脱死神的“灵魂压制”,重新“活”过来,不然那样的精神伤害也不会对人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了。

但乱凪砂的亡灵器皿却不会对精神产生伤害,因为他需要的是验证活生生的人,而非将死之人,所以器皿的构造也会有所不同,不过这并不代表没有“副作用”,只是相对而言影响会小很多,并且如果有乱凪砂的及时帮助,副作用带来的影响会被降到忽略不计。

当然,这样的器皿当然不会是乱凪砂平常出任务时候会用到的,他是死神,没那么仁慈到给将死之人开一些什么奇奇怪怪而且没有意义的便利,而且他验血的亡灵器皿效率太低,他出任务还是会用一般的亡灵器皿的。





提前把ngs的身份说明了一下,就是不知道以吧啦什么时候能够察觉到了。

这一章字数多了一点,有进步

感谢喜欢!希望能得到一些小蓝手个小红心~

评论(1)

热度(6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