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溦濛

乙女战士,也搞男铜,本质是个杂食人,偶尔阴间,经常纯爱。

【es乙女】跨越次元去爱你(英&涉篇))

人称不定,第一第二人称都会有。

带有反向穿越的因素。

是否代入小杏/自己都可以。

有『制作人』这一称呼。

 

天祥院英智ver.

【第一人称视角,改编自本人真实经历】

 

“你这写的什么论文!概念混乱、语序不通、因果关系乱用,重新写!回去再看至少十篇优秀参考文献,做好笔记,下周和论文一起交给我!”

我关闭了线上会议的软件,合上电脑,内心一片颓然,顺势向后靠在座椅椅背上,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后脑和后颈。

我是一名大四的本科预毕业生,这几日正在和毕业论文斗智斗勇,但无论怎么努力,毕业论文也还是会被老师说的一无是处。本来这要是放在以往,我一定是随意骂骂咧咧几句,然后不情不愿的去完成老师下达的任务,但近半年来,随着身体病变加剧,我也逐渐失去了面对困难与挑战的勇气。

大约两三年前,我被诊断出一种自身免疫系统的疾病,医生说,这种病无法根治,只能吃药抑制病情恶化,一开始我还不太在意,但自从去年一场高烧后,我的身体就好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诸多的并发症都陆续找上门来。

一开始只是皮肤问题,后来到身体乏力、心脏乏力,再到现在,病情加上精神压力,已经引起了身体激素的紊乱,后果就是直接诱发抑郁症。

近几日,我加大了药剂量,勉强把抑郁症的苗头压了下去,但时不时的抑郁情绪却像跗骨之蛆,每日缠着我不放。

就像现在,虽然老师骂我是骂在了点上,对事不对人,我做的不好,确实应当接受批评,但那批评就像是炸雷在我耳边毫无征兆的突然炸开,让我一瞬间如坠冰窟,浑身发冷、四肢麻痹。

我只感觉鼻子很酸,酸到发疼,但眼泪却流不出来,喉咙仿佛被强行拧作一团,又好像被塞进了几颗巨大的石头,堵的生疼,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我用尽浑身的力量才拖着身体将自己摔进了床铺,柔软的被子盖过头顶,给我了些许安全感,我机械的拿过手机,点开那个熟悉的游戏,被设置为看板的金发碧瞳男孩儿正透过屏幕向我微笑着。

“……哈哈。能够让我在这里等待,想想看也是你这个「制作人」的特权了。”

被我放置了一会儿,男孩在屏幕中笑着说道。

“原来还是有人愿意等着、喜爱着我呢,像我这样愚笨又阴沉的人,每天拖着病殃殃的身体苟活着,都是在浪费资源吧,我这样毫无意义的生活,看着就无趣。”

我蒙在被子里,自嘲的叹息着,忽然,我感觉床铺的边缘向下塌陷了一点,似乎是有人坐在了床边。

“「制作人」值得被我们所有人爱着,因为在我们眼中,你就是最温柔最优秀的存在。”熟悉的声音隔着被子传入到我耳中。

“英智君?”我诧异的掀开被子起身,眼前之人正是刚才游戏中的他。

“「制作人」似乎遇上了不小的麻烦呢,你的那些痛苦与困难,我都知道哦。”英智向我身边靠近了些许,握着我的双手,轻轻的拢进他的双掌之间。

“体温有些低呢,希望这样能给你一些温暖。”英智再次向我靠近了一些,将我整个人揽进了他的怀抱中。

“这个世界会有诸多不顺心的事,有人生来幸运,有人却被上帝抛弃,我不是你,不能自以为是的开导你、把我所谓的幸福强加到你的身上,说一些什么让你勇敢面对生活的话,但我很乐意作为你悲伤劳累时的依靠,给你一个休息的地方。”

“可是我这样一无是处又浑身是病的人,真的值得吗?”

“无论你是什么样,在我眼中,你就是最闪耀最明媚的存在,相信我的眼光和判断吧,你已经比太多人勇敢了。”英智轻抚着我的后背,一下一下,温暖而有力量,替我驱赶了诸多的不安与寒冷。

“眼泪是最没有价值的事物,所以不必忍着,想哭就哭吧,我会一直陪伴着你。”

在眼眶中蓄积已久的眼泪终于还是无声的滑落下来,而他那让人心安的温度一直伴随在我身侧。

“安睡吧,我和这个世界都爱着你。”


日日树涉ver.

【第二人称视角】

 

你并不是个十分外向的人,单就与三次元人类沟通这一点来说,不仅不擅长交流,甚至可以说是社恐,唯一能说上话的大概只有家人和同好圈子里的几个亲友了。

即便如此,你却很喜欢舞蹈和音乐,尤其向往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感觉,但不善于与人沟通和社恐这两点却一次又一次的让你退却,你总是会担心,如果在舞台上没有表现好怎么办,如果出错了,会不会被观众嘲笑诸如此类。

哪怕你的亲友们鼓励过你无数次,你自己私下里也把舞蹈和歌曲练习过无数次,以至于音乐随便从哪个位置进入,你都能立刻跟上的熟悉程度,你却依然不敢去参加演出和比赛,看的你的亲友们都替你着急,他们都一致认为你的舞蹈可以拿下头奖,甚至想与你一同参加比赛为你增加勇气,但你依然一个劲儿的拒绝。

对此,你也很苦恼,奈何无论你怎么鼓励自己、给自己做心理建设,都始终没办法战胜对诸多担忧的恐惧。而眼下,又有一个规模盛大的比赛开始了报名选拔,你看着宣传PV上那星光闪耀的现场,手指在“前往报名”的按键图标上悬停了许久,最终,你叹了口气,关闭了比赛报名页面。

“哦——呀?这么轻易就放弃了吗?”

一个声音突兀的在你头顶响起,你顺着声音抬头,只见你家小庭院里的树上,赫然坐着一个人,他那一头银色的发丝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衬得他宛如一只银色的精灵,那一双如同紫色宝石的眼睛正含笑的注视着你。

“日日树君?!”你诧异地瞪大双眼。

“Amazing——!是为你带来爱与惊奇的日日树涉哦~”只见他左手虚放在胸口,右手向外伸出去,用他一贯以来的夸张语气,仿佛歌唱一般说到。

“你怎么从游戏里跑出来了?”你不按常理的提问让日日树涉一个踉跄,差点从树上摔下来,不过仔细想想,日日树涉是你在游戏里最喜欢的角色,他就是那样一个充满想象与惊奇的角色,你难免会沾染上一些和他相似的气息。

砰——

一阵烟雾自他的脚边乍起,待烟雾散开,树上已经没有了日日树涉的身影,你知道这是他的魔术,但心中还是隐隐期待着他从什么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

“舞台本就是一个充满惊喜与意外的地方不是吗?发生任何事情,在舞台上都是可以被理解的,所以抛开那些不需要的担忧,尽情去享受舞台吧!♪”

日日树涉未见其人只闻其声,就在你四处寻找他时,地面上一个形状奇特的影子吸引了你的注意,抬头望去,之间一个巨大的热气球漂浮在空中,一架绳梯从热气球吊着的竹筐中降下,日日树涉娴熟的从绳梯上滑下来,在你身边站定。

“舞台演出对于日日树君来说当然没有困难,毕竟你是偶像,又那么优秀,分明就是一只骄傲的白天鹅,但我只是一个练舞都不敢在父母面前练、畏首畏尾的丑小鸭,哪怕上了舞台也只会错漏百出吧。”

你有些不敢直视日日树涉,他太过耀眼,你只能把头深深地低下,像一只鸵鸟。

“ふふふ,原来你是这么想的,那么,想要与我一同体验作为你心中的白天鹅的感觉吗?”

“什么意思?”

“1、2、Amazing——!”

你只觉得手被日日树涉拉住,眼前闪过一道光,随着他的“美声”,你已经被他带上了热气球,随着气球逐渐升空,周围竟然汇聚起来许多鸽子。

“白鸽们在歌唱,迎接新的主角登上舞台~♪”日日树涉揽着你的肩头,对你递出一个wink,示意你闭上双眼。

你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选择相信他,闭上双眼后,你忽然感觉周围的风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人群的欢呼声和悦耳的音乐声,你似乎猜到了日日树涉的行动,换揣着忐忑的心思,你缓缓睁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巨大的剧场穹顶以及耀眼的舞台灯光,而你和日日树涉就站在舞台上空的一个平台上。

你不知道他是如何带你来此的,这或许是他的魔法,但此时,站在舞台上俯视着台下的一切,你忽然感觉有什么炙热的东西在心中流淌,你想要在这样的舞台上展现自己。

“日日树君,我……”你侧过身对他说,但话到一半,你犹豫了。

“战胜恐惧?No、No、No,我不会说这样的话,这里是舞台,那就是不顾一切去展示自己并且带给自己和他人以愉悦的地方,不需要有多余的想法哦~”

在他最后一个音节落下时,四束光芒从剧场穹顶打下,照耀在你和他的身上,此时你才惊奇的发现,你已经在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演出的衣装,此时灯光聚焦在你身上,衣装闪闪发光,衬得你整个人如同神话中的女神一般。

“那么,白天鹅小姐,您是否愿意与我一同享受这个舞台呢?”

日日树涉向你弯腰伸手,你内心在疯狂的挣扎着,只要接受了他的邀请,你就可以实现在舞台上演出的梦想,但万一出错了呢……你的目光看向日日树涉,你看见他的双眸中倒映着你的身影,周围的欢呼声此刻都像是一种鼓励,你心一横,不就是个错误,有什么大不了,观众也不知道是不是失误,况且身边有日日树涉,他的能力,你丝毫不质疑。

于是,你在他热切的目光中,将手递到他的手上,音乐响起,是你最熟悉的歌曲,他配合着你的舞步,与你公演,你们尽情展现舞姿,如同新生的白天鹅。

评论(9)

热度(306)

  1. 共2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