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溦濛

乙女战士,也搞男铜,本质是个杂食人,偶尔阴间,经常纯爱。

【零凛】平淡而珍贵的小日常(四季篇))

就是一些清澈透明到没有一丝杂质的日常小甜饼。


确认关系、同居前提。

 

群内点梗点cp的产物,可能会写的有点啰嗦。




春之日——伞下人


春天对于朔间兄弟而言,无疑是最适合出行的季节,阳光不会过于灼热,哪怕是不擅长与阳光对抗的两人,也能在日间不受阻碍的出行,不过凛月的体质始终要比朔间零的差上一点,所以朔间零在外出时,尤其是和凛月一起,总会习惯性带上一把遮阳伞。


然而,即便知道自己会不擅长应付阳光,在并肩而行时,凛月依然会时不时突然从朔间零撑起的一片阴影下窜出去,然后在听到朔间零oioioi的假哭后,像恶作剧得逞了的孩子一样,心满意足的回到伞下,并且还会伴随着一句,“笨蛋哥哥”。


至于朔间零为什么只带一把伞,想和自家弟弟亲密贴贴只是其中一方面,另一方面嘛,在日本传说中,同撑一把伞,并且心意相通的两个人,会永远在一起呢。




夏之日——枕边人


夏天这种季节,对于两人来说就是极刑,堪比那啥十大酷刑那种,除了骄烈的阳光,还有躺床上不动都能出一身汗的温度,别说外出工作,哪怕是队内的日常练习,对两人而言,都需要极大勇气。


朔间零还好,毕竟UNDEAD的舞蹈不算非常消耗体力,但凛月那边就完全相反了,倒不是说Knights的舞蹈有多复杂,主要是朱樱司和濑名泉两人,尤其以濑名泉为主,训练强度堪称魔鬼,以至于每次练习结束后,凛月回到家倒头就睡,任凭朔间零如何呼唤,都纹丝不动。


但就是因为倒头就睡这个习惯,导致凛月总是半夜被口干舌燥和室内的高温热醒,毕竟睡觉心切,也确实没有力气再去打开空调之类的。


然而自从枕边上多了个朔间零后,凛月就再也没有被半夜热醒的经历,朔间零总是会提前将空调调到适宜的温度,在凛月踏进家门时,就能够脱离炎夏的苦海。


哪怕偶尔半夜忽然醒来,凛月也总能在床头柜上发现一杯冷饮,侧过身,是枕边这个人,替凛月驱散了炎夏。




秋之日——臂弯中之人


秋高气爽、气温适宜,对于凛月来说,秋天的天气可以让他毫无顾忌的在任何地方睡觉,而不用担心被晒伤,但这就有些考验朔间零了。


如果凛月是在ES大楼练习室里或者休息室里睡觉,倒还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有时候,凛月会在一些公共空间睡过去,不免会给其他工作人员增添一些麻烦,所以每次遇上这种情况,ES大楼的工作人员总会非常熟练的联系到Rhythm Link的人,让他们通知某位不经常使用手机的老年人前去接凛月。


其实,在和朔间零互通心意前,凛月并不会太过经常的在公共区域睡觉,毕竟影响不太好不说,也会给其他人添不少麻烦,而且睡醒后十有八九还会被濑名泉说教一通,但自从有了朔间零在身边,凛月就将这些顾忌通通抛诸脑后了。


每次不管凛月在什么地方睡着,朔间零总是会在接到通知后第一时间赶过去,凛月虽然身高也有那么高,但朔间零依然不费多大力气就能将之抱在臂弯中。


对此,凛月总是乐此不疲,朔间零更是不会有任何异议,毕竟,谁不喜欢自己爱的人在自己的臂弯中安睡呢。




冬之日——温暖之人


因为地理和气候原因,日本的冬天像是充了超级VIP一样,异常寒冷,泼水成冰是常态,虽然朔间零不怕冷,但一到冬天,他从头到脚就没一块是有温度的,冷冰冰的四肢躯体和换绕在他身边的寒气,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更像一只吸血鬼了。而冻僵的身体除了会阻碍舞蹈的练习,在感官上,也让朔间零不太舒服。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一到冬天,UNDEAD的练习室中,每天都会出现一杯热饮,而且都是放在朔间零的储物柜中。一开始,羽风薰还会追着朔间零问是不是事务所里哪个体贴的小姑娘送来的,作为猎艳达人,羽风薰表示他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然而,每一次都会被朔间零敷衍过去,并且总会伴随着练习室门口一闪而过的一道黑影。


“ふふふ、谁知道呢,或许是一只爱着吾辈的不坦率的小黑猫吧。”

评论(6)

热度(195)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