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溦濛

乙女战士,也搞男铜,本质是个杂食人,偶尔阴间,经常纯爱。

【喻黄】夜莺

音乐学院学生设定

钢琴表演系喻×电子音乐系黄

试图文艺但始终摆脱不了沙雕的本质

关于电子音乐系的解释放在文末尾,实在不太明白的小伙伴可以先翻到文末了解一下

 

S省音乐学院——

“哎!你们听说了吗?咱们钢表系的优秀毕业生喻学长的全国巡演下个星期到C市来了!就在咱们学校后面那个城市音乐厅!据说他还要回母校来看看!”

“就是那个还在高中就已经在国内赫赫有名的喻文州?”

“对对对!就是他,话说你有抢到音乐会的票吗?”

“哪有这么容易,刚准备买票就已经被抢空了,唉……”

最近,国内著名钢琴演奏家喻文州的全国巡演辗转到了S省音乐学院所在的C市,据说这位喻文州不但专业十分了得,而且本人性格和长相一样的温和宁静,最重要的是,坊间传出,这位极其优秀的学长似乎还依然是单身,这一消息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导致全校女生都有些躁动,从而也致使这一次C市巡演的音乐会门票也卖的极快。

不怪女生们太疯狂,喻文州本人确实称得上钢琴天才,从小练习钢琴,参加过无数比赛,大大小小的奖项拿到手软,从初中开始就已逐渐名声鹊起,高中艺考的时候面对国内最好的S市音乐学院发出的邀请,喻文州选择了拒绝,而是进入了离家最近的S省音乐学院,虽然不是最好,但在国内音乐学院中也能排上号,并且最后也在大学期间成功举办了自己的第一场省内巡演,大学毕业之后更是每年在各地演出一年至少八十场。

但和一般的钢琴演奏家不同的是,喻文州演出的曲目中,古典钢琴曲并不占太大的比例,相反,他的大多数曲目都是一位名为黄少天的国内著名作曲家所作,这也导致某些音乐界的老古板对喻文州和黄少天嗤之以鼻,毕竟黄少天这些钢琴曲在他们看来就是不伦不类,于是演奏这些曲目的喻文州也顺带就被他们一起批判了一顿。

至于黄少天是何许人也,S省音乐学院电子音乐系的学生对这个名字应该也不会陌生,当初艺考以全省第一的成绩考入S省音乐学院电子音乐系和作曲系,但因为其本人对电子音乐系更感兴趣,最终在填志愿的时候选择了电子音乐系,大一时就以其独特的曲风和亲和人的性格,在老师和同学之间迅速“走红”,而后,更是以其代表作《冰雨》和《夜雨声烦》在国内作曲编曲界开始崭露头角,但值得一提的是,跟喻文州一样,黄少天也在大学毕业后就决定离开学校开始工作,面对学校提供的宝贵的保研名额,黄少天毅然决然的选择放弃,这在当时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而这次喻文州的巡演,据小道消息称,黄少天也会回到母校来,这又激起了不少喜欢八卦的人的好奇心,开始各种扒拉黄少天的个人信息,毕竟喻黄二人在大学时期的关系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虽然两人不同系,但却是关系比同系同学还好的室友,黄少天当初的毕业作品《剑与诅咒》据说就是为他们两人的友情所作,而喻文州也在他的毕业音乐会上演奏了这首作品,看过这次喻文州巡演节目表的人也能知道,这首作品也被提上了日程,这一来二去,在各种添油加醋下,也让得两人的传奇色彩更加浓厚。

巡演如期举行,但有些出乎人意料的是,喻文州这一场在C市的演出并不像之前在其他城市的演出那样,将《剑与诅咒》一曲留在最后作为压轴节目,而是将之作为了开场曲目,倒是压轴曲目被换为了一首比较小众的俄国作曲家格林卡的《夜莺》,虽然临时的小改动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毕竟是演奏者自己的决定,外人也不便说什么,首尾的改动倒是也不影响中间的演出,也就没人有什么意见了,就当是喻大师送给大家的伴手礼吧。

演出结束后,喻文州作为优秀校友被请到S省音乐学院的大音乐厅给学弟学妹们做个演讲,但其实喻文州本人并不是非常喜欢做演讲,所以这场演讲最后就逐渐变成了一场问答游戏,喻文州会回答学弟学妹们的各种问题,无论是专业上还是日常生活上,于是就少不了各种八卦问题,就比如这会儿,一个女生有些犹豫的提出了问题

“喻学长,我想问一下,请问你现在还是单身吗?或者你有心仪的对象吗?”

这样的问题在喻文州意料之中,但他也并未拒绝回答,只是保持一贯的温和,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浅笑,平静的答到:

“我相信在场应该有许多同学都挺关心这个问题,那我也不吊大家胃口,如大家所见,”说着,喻文州举起了右手,一枚银色的戒指赫然戴在其中指上——这是“热恋中”或“已订婚”的象征,“我现在已有心悦之人,至于具体是谁,这我就不便告知了。”

此话一出,整个音乐厅顿时沸腾起来,某些对喻文州还抱有幻想的女生们还不等他们开始幻想,就已经被迫结束了,这样的局面也在喻文州料想之中,于是也没有着急着制止台下的学生们,让他们沸腾一会儿释放一下也好,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太好,但总会有老师会控制场面的,喻文州也就懒得费力了,虽然他本人还算是比较擅长控场的,毕竟曾经也是当过学生会主席的。

混乱的场面好不容易被几个老师一起上阵给压制下来了,问答环节继续,又有一个同学提问“据我所知,喻学长的每场音乐会都会演奏《剑与诅咒》一曲,请问喻学长,这首作品对你而言,有何与众不同的意义吗?”

听罢问题,喻文州先是用手势示意那位提问的同学坐下,接着答到:“毋庸置疑,《剑与诅咒》这首作品对我的意义是与众不同的,在座各位应该都清楚这首作品的作曲者是谁,没错,正是同样是从本校毕业的杰出校友,电子音乐系的黄少天,而我与他的当初正巧是室友,也是彼此最为珍贵的朋友,所以这首黄少天当初为我俩友谊所作的曲与我而言,意义非凡。”

只是没人知道的是,真正对于喻文州来说最有意义的曲目其实除了《剑与诅咒》,另外还有一首更有不同意义的是格林卡的《夜莺》,正是前两日在演出中临时增加的那首压轴曲目,而喻文州和黄少天之间的关系也不是喻文州对外所说普通的朋友这么简单,要是此时有人能看到黄少天的话,就会发现他左手中指上戴着一枚与喻文州那枚一模一样的戒指,没错,两人现在是恋人,并非朋友这么简单,而且两人恋人的关系也不是才建立的,其实早在两人大二的时候就已经互相告白,只是当时都还是学生,也不方便直接公开这层关系,于是两人约定好,如果要考研就一起考同一所学校,毕业后一起工作,黄少天做喻文州的专属作曲家,喻文州做黄少天的专属演奏家,在有了足够的积蓄后,先向父母出柜,而后一起到国外领证,而这个构想直到现在也还一帆风顺,双方的父母虽然一开始都有些反对,但毕竟人生不是他们的,而是喻黄两人的,怎么做决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都是两人自己斟酌后的结果。

演讲很快结束,在一干老师和保安的互送下,喻文州从音乐厅后台退了出去,在拒绝了老师和保安的陪同后,喻文州开始自己在这一方并不太大的校园里逛了起来,不时与擦肩而过向自己打招呼的学生抱以一个简单的笑容,渐渐的,喻文州漫步到了学校的某个排练厅附近,一阵似曾相识的感觉漫上心头。

那是大一的一个夏日的午后,知了咯吱咯吱叫个不停,天边的云朵慵懒的一动不动,没有一丝凉风的C市充满着热疯所有不在空调房里的人的气息。结束了一上午的课程,喻文州迎来了没有课的清闲下午,于是作为当代勤奋好青年,喻文州决定去练练琴,毕竟这是自己的专业。

而就在喻文州走到自己惯用的琴房时,一阵宛如鸟啼又如歌般的钢琴声从隔壁一间排练厅里传来,这琴声仿佛有摄人心魄的力量,如果放在平时,对于其他琴房的琴声,喻文州向来是不会太过多的去顾问,但不知为何,在听到这一阵琴声后,喻文州罕见的驻足欣赏起来,而听过一曲后,喻文州竟从中听出了不同于炎炎夏日的清凉,不,与其说是清凉,不如说是凄清惆怅,让闻者忽然就有了一种迷茫的失重感,但却又在其他的乐段里听出充满希望的感觉,就是这样一种迷茫与希望交叠的音乐,让得喻文州站在这间排练厅门外久久回味,以至于排练厅里面的人出来了他才猛的回过神来。

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一阵有些刺眼的阳光从窗口洒进来映到了喻文州眼前,晃的他有些眯眼,午后慵懒的阳光映照到眼前这个少年的后背上,给这人镀上一层毛茸茸的金色,背光的角度也让眼前少年的五官不甚清晰,但那一头活力四射的金发和可爱的小虎牙还是让喻文州一眼认出了眼前的人,这不是自己的室友黄少天吗,在这一瞬间,喻文州感觉自己似乎心跳漏了半拍。

“喻文州?你怎么在这里?我记得你今天下午应该没课才对吧,你不练琴站在这儿干嘛呢要知道你们钢琴系的每一秒空余时间都是很宝贵的,一秒钟都可以弹好几个音了,别磨磨蹭蹭了你打游戏手速慢又影响不到你脚上的步行速度,说来也奇怪你一个钢琴那么好的按理说手速应该不慢才对,怎么到了游戏上就成手残了呢,靠靠靠靠话题扯偏了!你快去练琴快去练琴我要准备去上课了,哎晚上我要吃煲仔饭啊点外卖的话记得帮我点一份回头我把钱转你拜拜!”不给喻文州丝毫插话的空隙,黄少天直接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也不知道到底是说给喻文州的还是自言自语,但其中确实也有嘱咐喻文州的东西,不愧是校内出了名的话痨,随时随地都可以说一长串还不带喘气儿的,喻文州还想问问黄少天刚才那首曲子的名字来着,后者已经跑的不见人影儿了,于是喻文州只能把好奇心压下,等到下午黄少天下课后回寝室再问了。

后来,喻文州从黄少天那里了解到,那天下午听到的曲子名为《夜莺》,是当初黄少天在艺考时候的考试曲目,打算继续练着当成期末考试的曲子,虽然电子音乐系的钢琴只是副科,但黄少天表示练着总没坏处,并且还询问喻文州要不要和他一起练琴,因为他经常练琴的排练厅里正好有两架钢琴,这样也免去了喻文州每天去抢琴房的麻烦,对此,喻文州表示非常乐意,毕竟钢琴系的琴房有多紧张,每天早上五点半就起床抢琴房的喻文州是再清楚不过了。

“能用学校最好的排练厅来练琴,这么好的待遇不用白不用啊,反正隔壁管弦乐队的排练也是有时间表的,掐他们不排练的时间就好了,你们钢表系不是课程挺少的吗就算空余时间和管弦乐队的排练有冲突但也总有错开的时候,回头我把这个排练厅的钥匙再配一把给你,我不在的时候你自己开门去练就行了。”在邀请喻文州一起练琴的时候黄少天笑嘻嘻的如是说道,而他不知道的是,他那明亮的笑容再一次在喻文州心头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印记。

而后,两人就这样每天空余时间一起练琴,黄少天偶尔有作曲卡壳的时候就和喻文州一起讨论,喻文州在练习新的曲目遇到不知道怎么表达情绪的地方的时候,也会和黄少天一起分享,天长日久,两人在相互帮助下原本就非常优秀的成绩,也是更上一层楼,直到大四的某一天——

“少天,你还记得我们大二时候的约定吗,我们说好一起考研一起毕业后一起工作一起生活,但是,我可能要食言了……我知道你这么优秀,一定会有保研的名额给你的,而且就算是读研你也只愿意留在现在这个学校不会出去,但我的父母他们不愿意我继续在C市发展,他们已经找到了S市音乐学院的教授,想让我跟着那边的教授上课考研,我……”

喻文州话说到一半停下了,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此时的黄少天,只能转过头去,然而脑袋却猝不及防的被黄少天掰过去强行和他对视。

“喻文州你听着,那个约定无论是谁都没办法让我们打破,你说的没错,我考研确实不打算考到其他学校去,但这不影响我跟你一起去S市,就算我放弃学校的保研名额,我也绝对不会放开你的,你要去哪儿我都陪你一起去,S市是吧,那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辅导员,放弃那个所谓的保研名额,反正读不读研也就只是个学位证的差别,那个名额谁爱去谁去!喻文州,在我认识你的这么几年里,我从不觉得你是个轻易就会妥协的人,虽然这次要求你的是你的父母,但你好歹也是大四了,成年了懂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其实根本不想去那个S市音乐学院,我对你了解还不够透彻吗,人生是你自己的,有句话叫做‘我命由我不由天’,你要不要考研考去哪里都是你自己说了才算,说句不好听的,父母的能替你决定什么,他们什么都不懂就想着把儿女箍在自己身边或者让他们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只有你自己才能决定你自己的去处!”

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激动,黄少天的音调比平时更高,声音也更尖锐,一通不带喘气的说下来,直接让喻文州愣在原地,他从未想到黄少天会对自己的事情如此上心,黄少天说的确实没错,这确实不是喻文州本人的意思,而是他的父母对他的要求,从小到大一直都十分听父母的话的喻文州在这次也自然是顺从了父母的意愿,但黄少天的一席话却让他动摇了,没错,人生是自己的,当初那个约定,谁也无法撼动谁也无法改变。

当天,黄少天没有和喻文州一起去练琴,而是自己另外找了个琴房,漫无目的的胡乱弹奏着,但不知不觉间,旋律却变到了《夜莺》,至于为什么,黄少天自己也说不清。

而想通了这一点道理的喻文州,当晚就和自己的父母进行了一次谈心,而后,出乎喻文州意料的是,他的父母也表示赞同他的想法,对于喻文州的决定他们也不再干涉,只是告诉他,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

“少天,还记得当初考研的事吗?”思绪被拉回到现实,喻文州随手给黄少天去了一个QQ消息,指的自然就是喻黄两人双双放弃保研资格震惊全校的那事儿。

“嚯,文州你还敢说呢,当初你说你打算考S市音乐学院的时候我差点就跟你提分手了,说好的约定你说散就散了怎么可能,虽然当时我是吼了你几句,但也完全没想到居然就能让你改变主意,只能说我们关系不一般吗哈哈哈哈!”

黄少天大爆手速,飞速给喻文州回了消息,而后喻文州看了回信也只是淡然一笑,随后又去了一条消息。

“倒是你,明明就住在C市的今天也不来,刚才讲座好多姑娘们都在问我你去哪儿了。”

还在家里躺尸的黄少天看了这条消息忍着摔手机的冲动,嘴角微不可见的抽动几下,接着起身照了照镜子,也不顾及自己还没穿上衣,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就拍了一张照片发过去,顺便配上一行字:

“喻文州你是故意的吗!?你看我这样怎么回学校去!!!”

看着照片里从脖子到腰间都布满红色吻痕的黄少天,喻文州也是明白,刚才那番话不过也只是一时兴起,想撩拨一下自家的小狮子,结果这一撩还真就给撩炸了,可以说喻文州是挺能“精准踩雷”了。

随后,又是一条消息进来,喻文州打开一看,是不久前自己刚结束的C市独奏音乐会视频,录的正好是最后一个压轴节目《夜莺》,看得出来,录视频的人很是用心,喻文州的每一个神情都是一点不落的全都录下来了,等喻文州看完整个视频,黄少天那边又过来一条消息。

“我所爱的不是它,而是他。”

喻文州也回过去——

“我所爱的也不是它,而是他。”

 

 

————————————————

电子音乐系:从作曲系独立出来的一个系,主要是以影视配乐、新媒体艺术为主要研究对象,简单来说就是作曲编曲合二为一,理论是作曲系那一套古典时期的理论,但实践却是用现代技术实现,并非简单意义上的“电音”,也不是“打碟”。

评论

热度(5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